【荣霖】冲喜17

一个目录

  许一霖撩开袖口,右手手腕内侧,那条半指来长的灼伤已经褪去。摸着那块恢复了白皙莹润触感的皮肤,许一霖愣怔地出神。 
   
  昨日,其中一个裁缝给他量臂长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有往他心口处放的趋势,许一霖对陌生人近身后的动作很敏感,当即就用右手隔开了,却没想到触碰到那人的手腕,瞬间如同被火钳烙印了一般,留下了被“烫伤”的痕迹。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咽下了下意识的痛呼,只怕会带来无尽的麻烦。 
   
  许一霖是妖,能伤到他的只有除妖的法器,若不是修为足够,这块伤痕可能终其一生也好不了。 
   
  许一霖心里有些不安,他不能确信对方是不是知道了他的身份,此来是为了捉妖,毕竟大周朝现在的皇帝陛下喜好求仙问道,上行下效之下,连平民百姓也喜欢弄串佛珠或是平安符戴在身上,若是那个裁缝只是运气好,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件道门或是佛门的真正法器佩在身上,伤到他只是意外,其实那人并非是个捉妖人……也说不定? 
   
  许一霖很希望是后者。 
   
  “在想什么,都出神了。” 
  
  后背贴上一具温热的身躯,许一霖下一刻便被整个人拢进了怀里,荣石揽着他的肩头,双手交叠,屈身将脑袋埋在许一霖颈侧,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吐出的热气喷在怀里人白嫩的脖颈皮肤上,让许一霖耳根一颤。 
   
  许一霖只道无事,然后偏偏头亲了一口荣石的侧脸。 
   
  荣石有些受宠若惊,眼里的欣喜都快溢出来了。不过还没等他说些什么,许一霖就转过话题,问道:“这次府里突然来人,有什么事吗?” 
   
  一提起这个,荣石就叹气,不甘不愿地在许一霖颈侧狠狠地蹭了蹭,直把许一霖蹭得禾禾个不停,才闷声闷气地回道:“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回去了,通宜钱庄那边出了点事,要和索叔尽快出发。” 
   
  索叔是荣石手下的总管事,这次他亲自来了,证明事情还不小。 
   
  “明早吗?”许一霖问,声音里听不出来有没有不舍,只是两手不自禁地抬起,搭在荣石手背上。 
   
  荣石身心舒坦,那股纠结的不舍情绪消退了几分,“嗯,明日一早就走。” 
   
  许一霖大拇指轻轻摩挲了几下荣石的手背,似乎在斟酌犹豫着什么。 
   
  “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荣石凑过脸去,咬了一口许一霖肉肉的耳垂,耳鬓厮磨一阵后忍不住问道。
袖底

AO3
   
  情事后,被迫听了一个时辰左右下流话的许一霖,整整一个下午没有理荣石。 
   
  不过也只是一个下午,到了晚间就寝的时候,许一霖一想到这个混蛋明早要离开了,就免不了心软。 
   
  当然,很自然的,又被得寸进尺了,第二天荣石起床的时候,许一霖几乎还是昏睡的状态。 
   
   
   
   
   
  荣石此去,来回一趟得要快一个月才回来,他走后没两天,别庄上荣府里的人就打道回潼安城。 
   
  孙焕与傅郴也一起跟着返回,没有荣石在,许一霖和他们也说不上话,见面打过招呼就完事。荣意和荣树都有自己的马车,许一霖独自一个人待着,也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无聊的。 
   
  然而进了潼安城内后,孙焕却没有立刻离开,拉着傅郴对几人道,此次顺路,他不日后就要离城赴任了,正好去荣府和伯父伯母道个别。 
   
  许一霖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荣树和荣意却相视一眼,面上有了些许紧张。 
   
  孙焕没等两人回答,拍着荣树的肩头一笑,打马先走了,傅郴临走前若有所思地看了两兄妹一眼,把荣树和荣意看得头皮一麻。 
   
  许一霖心思不在此处,也没注意到几人的神情变化,更没注意到一行人中有个不起眼的人影,离开队伍,抄了另一条路疾驰而去。 
   
  荣府还和许一霖离开时候一个模样,荣父荣母见几人回来很是高兴,立刻吩咐了开宴,为他们接风洗尘。 
   
  孙焕嘴甜,一向最得老人喜欢,不过这次傅郴在荣父荣母那里的待遇不低于他,甚至高出不少,毕竟老人俩都知道这位傅公子救了自家儿子,论起来可是整个荣府的恩人。荣父荣母对傅郴感激得不行,亲口允诺荣家欠了傅郴一个大恩,只要他们能做到的,不违反律令的,一定办到。 
   
  傅郴闻言,看了看许一霖,轻笑一声。 
   
  许一霖不由得提了提心,忆起在荣府别庄里的发生的一些事,顿时有些食不下咽,草草地吃了半碗饭就放下了筷子。 
   
  没有荣石在身边,也没人看出他情绪不对,只以为他是赶路久了没胃口。 
   
  用完饭后,天色暗了下来,孙焕和傅郴要在宵禁之前回府,坐了片刻后就告了辞。荣父荣母荣意荣树和许一霖都一起出来送走了两人,待孙焕和傅郴的身影远去后,情绪不高的许一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夜色笼罩下的荣府门前,灯火通明,能分明地看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审视和防备……以及惧怕。 
   
  许一霖心里“咯噔”一下,攥紧了细白的手指。 
   
  荣父年老后脾气也好了很多,早已不见年轻时候的锋芒毕露,但此时看着许一霖的眼神却可以说是凌厉的,他道:“一霖,你跟我们来。” 
   
  许一霖茫然失措地看了看荣意和荣树——兄妹俩避开了他的眼神。 
   
  他明白了。 
   
  许一霖右手手腕上那块早已好完整了的疤痕,开始隐隐作痛,提醒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许一霖默不作声地跟着他们走,余光可以看见有不少穿着黑衣的人从暗中显露出身形——这是荣府的护卫,看押犯人一般聚在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均是蓄势待发的姿态。 
   
  走的这条路很熟悉,目的地是回他和荣石的寝屋 
   
  许一霖想起了放在寝屋里的东西,霎时面色苍白。 
   
   
   
   
   
   
  荣石是在路途中就发现不对劲的,因为索叔总是时不时地问他,他和许一霖好不好。 
   
  一开始荣石还以为这位既是长辈又是大哥的人,是在关心他对这门亲事满不满意,毕竟大家都知道荣府长子不得纳妾找小,然而几次三番之后,他就察觉了不对劲,因为索杰并不是一个爱多问的人,要正常的话,问过一两次心里有了谱后也就不会再问了,然而…… 
   
  索杰更像是在提醒他什么。 
   
  荣石电光火石间就想到了一件事,这次别庄之行,从荣府里来的人,似乎过于多了些,有事是真的有事,可当荣石开始觉得不对劲后,就会发现,那些被人带来说要他处理的事,有些甚至可以说是鸡毛蒜皮的,完全不需要他来拿主意。 
   
  到底出了什么事。 
   
  荣石发觉不对劲,没有质问索杰,而是连夜赶回了荣府。 
   
  一个可以说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在等着他。 
   
  他明媒正娶,放在心尖上的少夫人,居然是个妖怪。 
   
  
 
   
   
  未完待续

评论-61 热度-548

评论(61)

热度(54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