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19

一个目录

  那晚,许一霖没有任何反抗地走进了这间寝屋,在他身后,房门哐当一声紧闭,四周门窗有帷幔合拢起来,将月光和人声隔在了外面。他在屋内看不到,但也能猜到,那些帷幔上应该布满了法纹和符咒。 
   
  许一霖在房间里静静地坐着,他没去想那些人会怎么对付自己,只是放空了思绪,什么也没想,在黑暗里坐着,腰背挺得笔直。 
   
  有人给他送饭,通过门上一个早就准备好了的小洞,不亏待他,还挺丰盛。许一霖也不绝食,也不挑食,送什么吃什么,吃得一干二净。一如既然地安静恬淡,看不出丝毫异样,似乎那些人口里称的“妖物”,不是在说他。 
   
  许一霖固执地觉得自己在等什么,便一次次地数着给他送饭的次数,到第七次的时候。 
   
  “大少爷回来了。”来人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正好让他看看这位少夫人是个什么来路。” 
   
  “我就说,怎么大少爷突然就和他如胶似漆了起来,原来是个妖物那就不奇怪了。”另一人声音里带了十分的不屑。 
   
  “咔哒”一声,小洞被打开,明亮的光线中,几盘冒着热气的饭菜被送了进来,随即又阖上,光线消失。 
   
  许一霖这次没有起身去吃饭,而是继续安静地坐着,在黑暗中似乎化为了一尊雕像,任由空气中的尘埃落在身上。 
   
  直到—— 
   
  “吱呀”一声,这间关闭了两日的房间被人从大门打开,日光倾泻进来,有个高大的人影,逆光站在门口。 
   
  许一霖抬眼望去,习惯了黑暗的双眼被刺得流泪。 
   
   
   
   
   
  许一霖和荣石坐在一个宽大的浴桶里,均是赤身的状态。 
   
  “抬手。” 
   
  “转过去。” 
   
  “站起来。” 
   
  像照顾一个懵懂孩童,荣石说一句,许一霖做一个动作。他们这次见面没有什么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或是激烈质问的场景发生,荣石一看到许一霖就皱眉,吩咐人送了热水进来,正好他也是刚回来,还没更衣,索性就和许一霖一起沐浴。 
   
  没有什么暧昧的动作,荣石只是单纯地给许一霖洗澡,换了三次水,最后一次的时候,荣石用浸了艾草的水给许一霖从头到脚淋了一遍,然后用大大的帕巾裹住许一霖,自己赤身从浴桶里出来,抱起许一霖往床上去。 
   
  床上的被褥也被荣石吩咐换了,全新的,透着一股干净的味道。 
   
  荣石将许一霖放在床上,用帕巾将许一霖身上的水渍擦干净后,再扯了另一张给自己擦。 
   
  许一霖不发一言,只是看着荣石,眼里带着荣石之前从未见过的沧桑。 
   
  帕巾很干燥,也很厚,两人的长发都被擦了个半干,荣石胡乱地将用过后的东西扔在床边小凳上,裸身将许一霖拥在怀里,躺下,大手抚上许一霖大睁着的圆眼,用温柔得能拧出蜜糖的声音道:“睡吧,我连夜赶路回来的,现在好困。” 
   
  一霖,你是不是两天都没合眼了。 
   
  手心里的睫毛颤动几下,许一霖听话地闭上眼。荣石感觉到许一霖闭上眼后,手掌也没放开,贪恋着许一霖茸茸眼睫的触感。就这样,荣石一只手揽在许一霖腰间,一只手搭在许一霖的眼前,很快呼吸变得均匀起来。 
   
  许一霖听着荣石的呼吸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前两天里熟悉的黑暗,只是这次,他不是孤身一人了,他要等的答案,已经有了。 
   
  两人这一觉从正午睡到了傍晚,几乎是同时醒来。 
   
  “饿了吗?”荣石揉了揉许一霖的肚子,干燥温热的手让许一霖很舒服。 
   
  “饿。”许一霖说了两人见面后的第一个字。 
   
  荣石亲了亲许一霖的尖尖下巴,觉得才分别几日,许一霖肉眼可见地瘦了不少。 
   
  不过,这儿还好。荣石搭在细腰上的手下移,摸了几把丰盈滑腻的臀肉,这才觉得满意。 
   
  荣石先穿好衣服,走出外间让人把洗漱的东西送进来,又吩咐了开晚饭。 
   
  屋外遮天般的帷幔已经撤去,屋檐之下灯火通明,将室内照的如同白昼。 
   
  荣石把送来的每样菜都先尝了一口,觉得好吃的,就放在许一霖面前。 
   
  许一霖捏着玉白的筷子,给荣石夹了一块浓油赤酱的红烧肉。荣石看过去的时候,他就微眯着大眼,抿着唇笑。 
   
  荣石记得他的口味,他也记得荣石的。 
   
  两人吃的都有些饱,饭后,荣石牵着许一霖的手在宽阔的寝屋里散步,给他讲自己其实在成亲前就见过他了。 
   
  “我相信缘分这玩意儿,现在想来,那天我对你,应该是一见钟情。”荣石捏着许一霖瘦削修长的手指,深邃的眼眸里的全是认真。 
   
  许一霖圆圆的眼睛里似乎瞬间有了些水色,但一眨眼又没了。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相守一世。”荣石执着许一霖的手落下亲吻,“一霖,你信我。” 
   
  许一霖看着荣石眼里满溢出的深情,点头,“我信。” 
   
  荣石勾唇一笑,在灯火掩映下,英俊的眉眼是说不出的好看。 
   
  荣石本想陪着许一霖过一个安生的晚上,却在就寝前被自己父亲叫去了主院的书房。 
   
  荣石是个孝顺的,况且他也需要和父亲好好谈一谈,就让许一霖先睡。许一霖不肯,道等他回来。 
   
  荣石心里又涨又涩,倾身吻了吻许一霖的嘴角,才离开了寝屋。 
   
   
   
   
  书房里,荣父眉头紧锁着,看着固执得不肯放弃的长子,叹了口气。 
   
  “我知道一霖是个好孩子,从未做过什么恶事。你要真喜欢他,我和你娘也不是迂腐之人,留他在你身边也无妨。” 
   
  “只是——” 
   
  “荣石你知道那位衡玉子真人是什么身份吗?”荣父问。 
   
  “不知道。”荣石摇头。 
   
  “他是当今国师青玉子真人的师弟,青玉子是圣上最为信任的人,连太后都比不过,他的师弟若称我们荣府窝藏妖孽,去圣上面前告我们一状,那……”荣父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 
   
  寻常的道士要是敢来他们荣府撒野,早被轰出潼安了,不管许一霖是不是妖,那都是他们荣府的事,哪里轮得到别人出言不逊。 
   
  荣石呼吸一滞。 
   
  沉迷寻仙问道的皇帝陛下,很讨厌妖。 
   
  “荣石,为父也不瞒你。和荣府比起来,一霖是绝对可以放弃的。”荣父一向面善,但此时却显得无情,“本来是想趁你没回来的时候就除了一霖,可衡玉子却临时改了主意,想让你回来后再处置他。” 
   
  荣石双手攥紧,骨节嘎嘣作响。 
   
  “冷静!”荣父斥了一声,“荣石你还没到生气的时候,想想,他为何要等你回来后再处置一霖。” 
   
  如同一堆燃烧的柴被突然泼了一盆冷水,在荣父的提点下,荣石的怒意化成了一缕青烟。 
   
  “为什么……”荣石满是疑惑不解。 
   
  “我方才问过你知不知道衡玉子此人,你道不知,所以,再想想,好好想想,你得罪或者是见过这人没?”荣父也没有头绪,只能猜测着给荣石提示。 
   
  荣石好好回想了一遍,但仍旧是毫无头绪。 
   
  “我能想到的,就是他这次是冲你来,但又想不通,他想借此做什么事。”荣父不知想到什么,猛地一惊,“他莫非是想让你百般维护许一霖,好借此污蔑你与妖同流合污?” 
   
  “你让衡玉子找那个道士前来对质,是不是打算好了提前灭口?”荣父锐利的眸子紧锁着荣石的表情变化。 
   
  荣石一愣,然后否认道:“爹,一霖肯定不会是给我下魇咒的人,让他找人对质我才好见招拆招,让衡玉子哑口无言。” 
   
  “他再是国师的师弟,也不能空口白牙地指人为妖罢。”荣石道。 
   
  荣父见他不似说谎,稍稍放下了心,只是听了荣石的话后,不由得笑了一声,“你真的相信一霖不是妖?” 
   
  荣石刚要说话,却被荣父打断了,“不要对为父说谎。” 
   
  荣石紧抿着唇线,终是无言。 
   
  “一霖这孩子,我看不透。”荣父道,“看起来,他比谁都性子软,脾气好,但……” 
   
  他想起那晚,许一霖在百余人戒备又带着杀意的目光中,主动走进那个“牢笼”般的寝屋,一身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和那双似乎看遍了沧海桑田的眸子,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有的。 
   
  若荣父在那之前还有些怀疑,在那之后就是完全的确信了。 
   
  荣石是许一霖的枕边人,此刻他不答话,怕是心里也有谱了。 
   
  “为父老了,不经事了,衡玉子想做什么也一点头绪没有。不过,荣石你记住,今日白天里那个被你说得哑口无言的衡玉子,很可能只是个表象。”荣父眼里满是担忧,荣府的这一关,怕是不好过。 
   
  荣石神情凝重,郑重地点头。 
   
  他与荣父又说些话后,才离开书房。寝屋里,许一霖还没睡,坐在椅子上发呆。 
   
  荣石的脚步声似乎惊醒了他,许一霖刹那间神色有些慌乱,不过在荣石看到他的时候,许一霖已经恢复了平常。 
   
  “在等我?”荣石笑着问。 
   
  “嗯。”许一霖跟着他往里屋走去。 
   
  待躺在床上后,两人只是静静地相拥,彼此无言,都是满腹心事。 
   
  蓦地,两人不约而同地—— 
   
  “你……” 
   
  “我……” 
   
  “你先说。”许一霖道。 
   
  荣石也不推,道:“一霖,你什么都不要管,这些天都呆在我身边,一切有我知道吗?” 
   
  衡玉子的事就像一把剑悬在他的头顶,他不怕这人是冲他来的,他只怕许一霖受到伤害。 
   
  许一霖一僵,荣石满腹心事却没发现。 
   
  “对了,一霖你要说什么。”荣石问。 
   
  “我……很想你……”许一霖把脸埋进荣石怀里,声音细细软软的。 
   
  荣石捋了捋他颈后的乌发,在许一霖发顶落下一个吻,“我也是。” 
   
  两人缱绻低语,丝毫看不出他们面对着什么样的困境。 
   
  不久后,两人都齐齐睡去,荣石仍是抱着许一霖的姿势。 
   
  夜半子时,万物沉寂,荣石已经睡沉,许一霖却睁开了眼睛。 
   
  一直到他消失在房里,不管是荣石还是屋外一排又一排的守卫,都未曾发觉。 
   
   
   
   
   
  清晨时分,天色未亮,许一霖失踪的消息,以及那个前来对质的老道身亡的消息,让所有人都醒了。 
   
  荣石脸色苍白,无力地笑笑: 
   
  一霖,你记得你说过信我吗? 
   
  为什么你还是选择离开。 
   
   
   
   
   
  未完待续

评论-56 热度-585

评论(56)

热度(585)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