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20

一个目录

  荣石呆坐在他和许一霖的寝屋里,犹如那两日的许一霖一般,像一尊雕塑,整个人无悲无喜,不管别人在他耳边说什么,荣石都没什么表情波动。 
   
  有人对他说,许一霖凶性暴露,不敢和那老道对质,所以杀了人后失踪了。 
   
  有人埋怨荣石,道他不识好歹,分不清好恶,把来帮他除妖的真人当做仇敌看待,却把那杀人的妖当做珍宝般袒护。 
   
  有人接着道,现在闹出了人命,荣石也脱不了干系,官府抓他去审审,说不定还会审出那妖怪的老巢来。 
   
  …… 
   
  荣石心里没有丝毫怒意,好似这群人并不是对他落井下石,而是在说一件和他毫不相干的事。 
   
  荣石没有放空思绪地发呆,他在想,认真地想,许一霖既然做不到那句话,为什么又要答应他,给他希望呢。难道妖就是这般,哄骗凡人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吗? 
   
  你有没有心。荣石想问许一霖。 
   
  也对,自己又不重要,不过是那个早已逝去之人的替身罢了,在妖长逾千百年的生命里,他想找多少“替身”会没有,何必留在自己身边,卷进这么多麻烦事呢。 
   
  荣石想到后来,嘴角漾开了笑意,许一霖选择离开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对荣府来讲,衡玉子没有为难他们的理由,对许一霖自己来讲,他不会被困在这间屋子里,从此无牵无挂,可以不受拘束地活着。 
   
  很正确。很好。对谁都好。 
   
  在听到母亲带着泣音的呼唤的时候,荣石“醒”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从来都没这么“清醒”过。 
   
  “娘,我没事。”荣石握着荣母的手,轻声安慰道:“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荣母看着长子黯淡无光,失了神一般的黑眸,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荣石……我的儿……”荣母的心跟剜了一块那么疼,“你心里苦,就跟为娘说。” 
   
  “没事。没事。”荣石接连说了两次“没事”,嘴角噙着笑意,“娘,我没事。” 
   
  荣母捂着嘴泣不成声。 
   
  荣意一头扎进荣树的怀里,哭得无声,她好后悔,她应该知道的,一霖哥对大哥有多重要。衡玉子身份贵重他们家得罪不起,可她应该先给大哥他们提个醒,让一霖哥先避一避,也不至于到这般无法挽回的地步。 
   
  荣父与荣树,看着这样的荣石,均是红了眼眶。 
   
  荣石看着一脸悲恸的家人,脸上很是茫然,他不明白,自己都想通了,一霖离开是件好事,他都不伤心,这些一心想要“除掉”一霖的人,反而还哭了呢。 
   
   
   
   
   
  荣石没有避开不谈关于许一霖的事,倒是荣府里的人,跟被下了禁言令似的,在他面前无不是小心谨慎,生怕说错了什么话。 
   
  荣石觉得这一幕颇有些熟悉,在他中了魇咒性情大变后,这些人就是这般模样,战战兢兢,轻言细语。 
   
  也因此,荣石恍惚间会觉得,许一霖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化。 
   
  衡玉子在许一霖走后的当天就离开了荣府,道那妖已经伤了人命,自己不能容忍他继续作恶,要向修真界广发诛邪令,让妖物无处藏身。 
   
  荣石听了后没什么反应。曾经以为自己能帮他扛起一切,但事实证明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他帮不了许一霖,不管对方是妖是仙,他都只是一介凡人,天差地别,如蝼蚁一般渺小。 
   
  荣石觉得自己想通了,不再执着了,每日正常地生活着,连失眠也未曾。他觉得自己现在身心都很轻松,不能冷着脸“吓到”别人,于是嘴角总是噙着几分笑意,说话也是温声,犹如春日般和煦。 
   
  可好像还是不能让身边的人放心,母亲和荣意一见到他都会哭。 
   
  为什么要哭,你们应该高兴呀。荣石在心里说,这就是你们想要的不是吗? 
   
  眼前的画面里,荣石看见荣父几次都对他举起了手,却又叹息着放下。荣石一言不发地看着,脸上笑意不变。 
   
   
   
   
   
  “你够了!” 
   
  有个人想要用拳头打他,荣石觉得简直莫名其妙,这人打他做甚。荣石稳稳地用手隔开了攥紧拳头的手,却没料到这人立刻抬起了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抡了过来。 
   
  “嘭!”沉闷的撞击声,伴随着一声低斥,“孙焕!” 
   
  这一拳力道极重,荣石连站都站不稳,被打的头晕眼花,身边立刻有人扶了过来,被荣石挣开了。一只手撑着桌沿,另一只手摸了摸颧骨,钻心的疼,荣石的脸顿时有些扭曲。 
   
  “还好,还知道疼。”孙焕收回抡圆了的胳膊,也只有和荣石一起长大,打过无数架的他,才能“偷袭”成功。 
   
  “嘶”,孙焕一看自己手背红了一片,不由得抽了口气。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要不是看你是兄弟,才不会做这种事。 
   
  荣石的脸瞬间就肿了,红红亮亮的,一看就知道肯定疼的很。 
   
  “孙焕……”荣石愣愣地,被打傻了一般,“你怎么在这儿。”他不是去灵洲赴任了吗? 
   
  “哟,荣大少爷记得我。”孙焕没好气,“还不是知道某个人现在半死不活的,身为兄弟只能赶回来,看看能不能见最后一面,实在不能,瞻仰一下遗容也好。” 
   
  荣石听着孙焕这一番损得没边的话,寒凉的心却蓦地暖了。荣石提了提嘴角想笑,却疼得龇牙咧嘴的。 
   
  孙焕松了一口气,但转眼又怒了,一把揪住荣石的衣领,抬起手又想揍一顿这人,却被一旁的傅郴拦住了。 
   
  孙焕一扭头,看清傅郴凤眸里溢满了的疼惜后,攥紧的拳头瞬间松开了,只是揪着荣石的领子,恶狠狠地道:“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就和兄弟喝顿酒,一顿不行,就两顿,醉死完事,也好过你现在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 
   
  “还有,在你还半死不活的时候,对我笑一次我揍你一次。我倒要看看,这张俊脸肿成了一个猪头后,你还笑不笑得出!”孙焕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地说,“一霖会不会嫌弃你。” 
   
  荣石无神的眼里聚起了一点细碎的光芒。孙焕冷哼一声,放开了手。 
   
  傅郴站在一旁,嘴角的弧度有些苦涩。 
   
  不管是以什么身份,自己都不是荣石在意的人。 
   
   
   
   
   
   
  十几坛酒摞在桌边,桌上一碟小菜都没有,两只大瓷碗摆在相对而坐的两人面前。 
   
  孙焕道,先开一坛酒,看谁先喝完,后喝完的…… 
   
  话还没说完,荣石撕开封泥,连碗都没用,直接抱起一坛仰头开喝。 
   
  孙焕连声说他狡猾,忙不迭地也开了一坛,毫不示弱地抱起也开喝。 
   
  宽阔的房间里只有沉闷的汩汩吞咽声。 
   
  傅郴没在这里,而是坐在这间屋子的屋顶上。他不是荣石可以交心的人,不管是爱侣还是朋友,他都没有资格。屋里有孙焕一人足矣,他要做的,就是防止这两人倒在酒坛里被淹死。 
   
  荣石在许一霖走后一滴眼泪也没流,也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相反,他还笑。 
   
  若不是眼神空洞无物,那笑会是很好看的。 
   
  傅郴盘膝而坐,头顶的日头慢慢偏西,一轮明月挂了上来。 
   
  屋里的两人已经烂醉如泥,全身的衣物都被浸透了酒液,狼狈不堪,歪倒在椅子上不知是醒是睡。 
   
  孙焕费力地眨了眨眼睛,一通小憩醒来后,头重如千钧,他伸出一只脚踢了踢醉死了一般的荣石,哼哼道:“醒着还是……”他打了个酒嗝,“睡着。” 
   
  荣石不答话,孙焕晃晃悠悠地抬起头,撑着身子凑过去看了看荣石,发现他是睁着眼睛的。 
   
  “醒了居然也不说话。”孙焕嘟囔一声,又踹了一脚荣石。 
   
  然后,踹上瘾一般,又踹了一脚,荣石玄色的锦衣上也看不出脏,孙焕哼哼着说,“这次我可惨了,擅离职守跑回来,我爹又要骂我不争气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把我腿打断。” 
   
  “不过……谁让你是我兄弟呢……”孙焕笑了一声,呼出的酒气浓烈无比。 
   
  “有你这个兄弟,也是我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孙焕知道荣石在听,自顾自地说道:“我俩同龄,可你天生就压我一头,做什么都比我好,样样都比我强,最气的是,你连撒尿都比我尿的远……”孙焕想起小时候的事,笑得无法自抑,“我爹老说我不争气,我不服,就想揍你,可仔细想来,也就今天,我才揍赢了你……” 
   
  孙焕现在脑子里很乱,想到什么说什么,反正他和荣石一起长大,也不愁没说的,一会儿说七八岁时候的事,一会儿说十五岁那年一起逛青楼怎么怎么样,下一刻又跳回了十岁那年发生的事。 
   
  孙焕本就喝醉了,又不停地说话,口渴的厉害,看荣石还是一点反应没有,倒了杯水喝后又准备继续说。 
   
  “吵死了……”荣石从嘴里挤出三个字。 
   
  孙焕大喜过望,高兴之下想给荣石倒杯水喝,却手一滑泼了荣石一脸。 
   
  孙焕脸上一点惭色都没有,反而理直气壮,“让你说我吵。” 
   
  荣石不理他,随手抹了一把脸,耷拉着眼角继续“半死不活。” 
   
  孙焕啧了一声,索性把茶盏的盖子掀开,囫囵地全倒在荣石脸上。荣石被水呛进了鼻子,弯下腰咳得惊天动地。 
   
  孙焕扔掉茶壶,听着清脆的碎裂声,嘿嘿一笑,对此满意的不得了。 
   
  “你继续那个死样子啊!”孙焕语气里带着十分的挑衅,“我就不明白了,怎么老有人说我比不过你,我有像你这么丧的时候吗!” 
   
  孙焕放缓了语气,混沌的脑海里艰难地措辞,“一霖走了,你很伤心,我理解……” 
   
  “你理解个蛋!”荣石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咳得半条命都没了,肺里扎针一样疼。听了孙焕说“理解”的话,嗤笑一声。 
   
  孙焕大怒,脑子里空白一片,嘴一滑,“我怎么不理解!不就是求不得吗!看着傅郴喜欢你这么久,老子还要怎么才理解!” 
   
  话音一落,满室皆静。 
   
  孙焕意识到自己说什么后,双手捂了脸。 
   
  荣石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未完待续

  

评论-42 热度-527

评论(42)

热度(52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