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23

一个目录

  “桃树的心木?” 
   
  “衡玉子想要开天眼,少不了此等灵物,可遍寻天下多年不获,这件事几乎已成了他的心魔。” 
   
  荣石与孙焕飞快地在脑海里思索了一遍这是个什么东西,但一无所获。 
   
  “心木……是桃树的芯子吗?”孙焕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个。 
   
  “非也。”傅郴否认,“若只是桃树的芯子这么简单,衡玉子也不必费尽心思了。” 
   
  “桃树的心木,指的是渡过雷劫的千年桃树,用一身修为凝成的本源灵木,是天下间至坚至固至灵的存在,比起金晶之精的坚硬,还要略胜一筹。更遑论桃木还是先天而成的辟邪宝物,手里若有桃树的心木做成的法器,修为再低的修士都能闯出一个名号,也因此,桃树的心木可以说是修真界所有修士趋之若鹜的存在。” 
   
  荣石听明白了桃树的心木是怎么一回事,可又不解了,对傅郴道:“听你说的意思,桃树的心木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既然有你师父这个国师在,衡玉子至于多年遍寻不获?” 
   
  傅郴点头,“确实,桃树的心木并不是没有,大门派里怎么也有一两件用心木做成的法器。然而,衡玉子炼制天眼需要的,是未沾过浊气的至纯心木,那些被做成法器的心木,多少都沾染了些邪祟的怨念,不是衡玉子需要的材料,他要的,是未脱离出桃树体内的心木。” 
   
  “怎么这么麻烦。”孙焕撇撇嘴,“衡玉子不是法师么,施点道法除除那些怨念不就行了?” 
   
  “有这么简单的话,这件事也不至于成为衡玉子的心魔了。”傅郴道,“桃木至善至纯,被浊气污染的过程是不可逆的,再厉害的道法做不到将它恢复原状。” 
   
  “傅郴,你直接告诉我好吗。衡玉子要找桃树心木这件事,是不是和一霖被迫害一事有关。”荣石越听傅郴讲桃树的心木有多难得,心里的不安就越发浓厚,世人对宝物的贪婪和垂涎,作为一个商人他是再明白不过的。 
   
  荣石面色很镇定,可孙焕和傅郴都听出了他声音里的颤抖。 
   
  傅郴面露犹豫。 
   
  “说实话。”荣石道,“哪怕很不好,我也会接受。” 
   
  傅郴缓缓道:“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衡玉子此人是个无利不起早,心机深沉不择手段,最擅钻营之徒。他此行的目的,绝对不可能如他所说的那般,是匡扶正义,除妖诛邪。最有可能的,就是他是为了桃树的心木而来。” 
   
  “许一霖是什么妖,这件事,我方才仔细想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人说起过。”傅郴问两人,“你们知道吗?” 
   
  荣石孙焕拧眉思索片刻,均是摇头。 
   
  “衡玉子有天眼,他很清楚一霖的身份是什么,可他却放出烟雾弹,让你们的心思,全部纠缠在许一霖是不是妖这件事上,“傅郴说到这里,看了看荣石,“而从未给你们说明白过,许一霖是什么妖。这可不是一位想着匡扶正义的道者会做出来的事。” 
   
  “因此我便猜测,衡玉子之所以不告诉你们许一霖是什么妖,就是避免桃树心木现世这件事泄露,引来其他人的觊觎干涉,毕竟,修士界的强取豪夺勾心斗角,可丝毫不弱于人界。”傅郴脸上此刻写满讽刺。 
   
  荣石双手攥成了拳头,他的一霖现在,会不会已经陷入了危险。 
   
  想到这里,荣石再也坐不住,他对傅郴急切道:“我们先去找到那老道的最后一魄好吗?” 
   
  傅郴却不紧不慢,“荣石哥,你且先再听我说些其他的。” 
   
  荣石对许一霖安危的担忧已经让他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知道许一霖的下落然后飞去身边保护他,哪里肯再听傅郴说些其他“无关紧要”的事。 
   
  荣石“蹭”地站起身,请求地对傅郴说:“傅郴,我求你,我求你帮我好吗?” 
   
  黝黑如墨的眸子里满是痛苦,荣石用傅郴从未见过的“软弱”哀求着他。 
   
  这样的荣石,傅郴觉得很陌生,也很不喜欢。 
   
  傅郴硬下心肠,拒绝道:“现在还不行,你必须听完我说的话。” 
   
  荣石胸膛剧烈欺负几下,额角有青筋绷起。第几次了,这种无力的讨厌感。 
   
  孙焕在一边见荣石这般模样,心有不忍,“傅郴……” 
   
  “我的话,是为他好。”傅郴不看孙焕,但话却是对孙焕说的。 
   
  孙焕正要说什么,荣石却接了话,声音沉闷,似乎蕴着无边的怒意,“为我好,真为我好,就帮我找到一霖!” 
   
  荣石瞳仁周围的白色蹿上了血丝,直勾勾地盯着傅郴,“傅郴,你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一室寂静。 
   
  孙焕无声地倒抽了一口冷气,目光惊疑不定地看了看荣石,又看了看傅郴,立刻又屏息静气,似乎生怕惊扰了什么。 
   
  傅郴坐在椅子上,听了荣石的这句话,上身微微晃动,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傅郴很希望自己是听错了。 
   
  荣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上前走了几步——朝傅郴的方向,孙焕马上闪身挡在傅郴面前。 
   
  荣石定下步子,站在那里,突然弯下腰,膝盖也曲下,整个人瞬间矮了下去,挡在他身前的孙焕来不及思考,只知道不能让荣石跪下,电光火石间,合身扑了上去。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身上的衣服也沾了灰色,一片狼藉。 
   
  “够了!”傅郴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从椅子上“炸”起。 
   
  孙焕拼了死劲儿,把荣石硬拽起来,再把他推到椅子上坐着。 
   
  傅郴此时胸闷得几乎喘不上气来,荣石对他下跪的举动犹如一支穿胸而过的利箭,刺得他透心凉。傅郴脸色苍白,连声道:“好,好!可真好!” 
   
  “你为了许一霖居然可以给我下跪!是个情圣,哈哈哈!”傅郴的笑声很干,硬挤出来一般,“情圣!” 
   
  孙焕焦头烂额,刚把荣石“放”在椅子上坐好,转眼间傅郴又开始“发疯”,他在想这是怎么了,一开始不是好好的吗? 
   
  “傅郴……”孙焕踌躇不前,对傅郴一向是一筹莫展,他不敢靠近他去安慰。 
   
  傅郴却不理他,干干地笑了一会儿,“乐不可支”地对荣石说:“你这个情圣,知不知道,许一霖永远不可能爱你!” 
   
  这句话让荣石惊怒交加,看着傅郴的眼神能把他生吃了。孙焕忙不迭地又扑过去按住荣石,“冷静,都冷静!” 
   
  傅郴却还在说:“许一霖是桃树妖,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没有等荣石回答,眼睛亮的不可思议,自顾自地回答:“桃树妖能生出桃心木,桃树妖却永远不会有心。许一霖没有心,他如何会爱你!” 
   
  …… 
   
  孙焕恍惚间以为荣石被点穴了。 
   
  “……你……胡说……”荣石愣怔地看着傅郴,声音很轻。 
 
  傅郴笑,“桃树的心木难求,是因为能修成桃树妖的极少。桃树无心无欲,没有修炼的上进心,安于为树,虽有灵智,但也是混沌无知。只有极少部分桃树,机缘巧合,也可以说是有仙缘,才能修成为桃树妖。” 
   
  “你知道为什么只有桃树妖体内的心木,才是至纯的吗?因为桃树妖无心,无心便不懂得爱憎,桃树又是世间至善,所以他就算过了千万年,道性都会一如既往地坚定,不会被浊气缠绕。” 
   
  “许一霖没有心,他永远不会爱上你。”傅郴宣判一样地说着,清亮的嗓音足够清晰,“你若不信,随便找个修士核实罢。” 
   
  孙焕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转头担忧地看着荣石。 
   
  荣石刹那间想了很多,有许一霖永远好脾气的笑容,有许一霖对他似乎无尽的包容,还想起了那次,许一霖分明是不情愿和他上床的,然而却没有出手伤害他,荣石以为这是许一霖心里有自己的表现,可现在想来,荣石甚至觉得,是不是换了一个人这么对许一霖,他也会选择承受下去。 
   
  因为许一霖是桃树妖,无心但至善,他不懂爱憎,所以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有恶念。 
   
  荣石最后想起的,是自己多次想问许一霖的那句话:许一霖,你有没有心。 
   
  “嗬”荣石蓦地笑了起来。一语成谶,莫过如是了吧,原来你是真的没有心,我做什么都只是一厢情愿。 
   
  傅郴好整以暇地看着荣石,似乎很满意他现在这般模样。只是凤眸里的情绪,却是复杂难辨的。 
   
  孙焕瞥了傅郴一眼,紧抿着唇角。 
   
  “任你情深似海,他却无动于衷。许一霖既然能修成桃心木,那么道行肯定不低,衡玉子要抓他也不是容易的事。你还要救他吗?”傅郴问荣石。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付出的爱意能得到同样的回报,真心换真心,是每一个有情人的追求,荣石现在爱许一霖可以是不计回报的,觉得只要他能在自己身边就好,甚至想着用长久的陪伴来打动许一霖的心,然而时间久了呢?荣石占有欲旺盛,他能忍受多少年许一霖不爱他的这个事实,又能等许一霖多久? 
   
  尤其现在又知道了许一霖是无心的妖,荣石穷尽一生都无法让他爱上自己,那么找回许一霖,有什么意义? 
   
   
   
   
  无望的等待,会悄无声息地杀掉一个人。 
   
  及时的放弃,似乎是最正确的选择。 
   
   
   
   
   
   
  未完待续 
  

评论-69 热度-513

评论(69)

热度(51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