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27

一个目录
  荣石跌跌撞撞地走着,山间草木林立,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直耸入云霄,遮天一般浓密的枝叶掩盖在荣石的头顶空间。
  
  刚下完一场雨,土里蕴着的热气挥发出来,草木清香混着泥泞的土腥味,让高烧不退的荣石几欲作呕,又加上呼吸时带出的热气,令他头晕目眩。
  
  荣石已经是凭着下意识在往前走了,胸膛里的浊气仿佛有千钧重,压得他肺叶子发闷,心口发疼。一身玄色的锦袍被灌木支出的树叉蹭了不少灰绿,俊郎英挺的面容此刻写满疲惫和倦怠,青黑的眼圈昭示着他已经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
  
  此处名叫云梦山脉,据说是有记载的最后一位修士飞升成仙的地方,因此这里的草木也跟沾了灵气似的,异常的茂盛。
  
  荣石走了两天多,才从云梦山脉的最外围往里深入了少许,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因为休息不好,原本的低烧已经转为了高烧,可他要找的人却还一点踪影也不见。
  
  荣石目光涣散地往前走着,嘴唇干燥起皮,颧骨上不正常的潮红和苍白的唇色相互映衬,让他的狼狈无所遁藏。
  
  荣石二十多年的生活,虽不是娇生惯养,但也是锦衣玉食,生于钟鸣鼎食之家的他,哪里有过徒步行走这么长时间的经历,更别说还是在沟壑横纵的山林里。他能感觉到脚底钻心地疼,可能是起了水泡。
  
  可即便是这样,荣石也没想过停下来。
  
  “荣夫人应该是在云梦山脉,那里灵气充裕且草木旺盛,是桃树妖最好的隐身之所。”
  
  “只是,云梦山脉内围里野兽遍地,若荣小友执意要去……”
  
  “无妨。”
  
  荣石越走越累,高烧让他的肌肉开始酸痛起来,渐渐觉得自己头重脚轻,迈出的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软得他膝弯发颤,更严重的是他眼前出现了重影,看什么都是白花花的一团。成线的汗水从脑门处流下,身体里的水分正在快速流逝,荣石脚下不稳,栽倒在一棵两人合抱粗的大树上,本能让他迅速伸出手撑着自己,才以免摔了个鼻青脸肿。
  
  撑着树干的手指,指甲上原本健康的粉色已经褪成了苍白。
  
  荣石靠着树干,也没余地去顾忌那些青苔会让自己更加狼藉,虚弱地喘着气,仰头用无神的眸子看天——只能看见遮天的树叶。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关进一个巨大的蒸笼里蒸着,底下的柴火越烧越旺,他在慢慢地等死。
  
  一霖,你不要我了。
  
  “荣夫人是千年修为的桃树妖,还拥有桃心木,只要他想,他就是云梦山脉的主人,云梦山脉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荣小友此次进山寻找夫人,若他对小友有半分眷念,应该会提前现身。”
  
  “若是没有……那荣小友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荣石凄凉地笑了笑, 心里的绝望如潮水般涌来,将他狠狠地拍下了深渊。眼皮子越发沉重,万念俱灰之下,荣石不再挣扎着让自己清醒,头一歪,陷入了昏死。
  
  
  
  
  
  
  荣石鼻翼间又闻到了那股熟悉桃木香气,让他安心的同时,又几欲落泪。
  
  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酸痛和疲惫都奇异般地消失了,呼吸里也不再带着灼热,从身到心都透着一股轻松劲儿,上山打虎都不在话下,似乎他昏过去之前那种仿佛身在炼狱的折磨,从未发生过。
  
  荣石知道,这些都是许一霖的“功劳”。
  
  他没急着睁开眼睛,保持着均匀的呼吸,尖着耳朵听周围的声音。
  
  有个枝条一般的东西在他脸上拂过,搔痒一般,若不是荣石定力好,否则早露馅了。
  
  “别动他。”许一霖的声音很轻,一如既往的柔和,听不出半点斥责。
  
  “山主,这是个人类欸。”是个奶声奶气的童音,音调不高,带着探究和好奇。
  
  荣石仔细分辨了一下周围的另一种香气,好像是……参香?
  
  “嗯。”许一霖答道,又说:“别叫我山主,是我贸然占了你们的地方。”
  
  “这次多谢你的朋友了,要不是你们发现他……”许一霖一想到那个可能,嗓子眼都发堵。
  
  “奶娃娃”又问:“这个人类,对山主很重要吗?”
  
  许一霖没继续纠正“山主”的称呼,而是答道:“对,很重要。”
  
  荣石眼睛一热,他动了动眼皮。
  
  “荣石。”许一霖圆圆的大眼里满是惊喜。
  
  荣石掀着眼皮子,静静地看他,似乎在打量什么。
  
  许一霖被荣石打量的目光看得手足无措,想扶他起来的动作僵了僵。

  AO3
  
  不老歌



          未完待续

评论-64 热度-513

评论(64)

热度(51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