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0

一个目录
        许一霖被刘氏一刀捅进心口,听着挺骇人,但桃树妖无心,这并不能害许一霖毙命,只是尸油和咒印对桃树本源灵气有侵蚀作用,于他修为有损。
  
  “所以你来了云梦山脉休养。”荣石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但还是想问一句:“可你为什么连一句音讯也不留给我。”
  
  荣石想起那些日子的担惊受怕,再心平气和的人,心中也免不了生出些怨气。
  
  许一霖很清楚自己做得不对,嗫喏道:“荣石……”然后起身,下床,从一旁的木桌上抱起了一只盆栽,侧身坐在荣石身边。
  
  借着月光,荣石看清了那只盆栽的模样——回门后许一霖从许府里带回的,他还在心里嘀咕过看着像栽不活的。
  
  不过现在他可不敢小瞧许一霖身边的东西了。
  
  “你什么时候带出来的?”荣石问,他也没注意过这只一直放在博古架上的小盆栽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许一霖摇摇头,“不用我带出来,这个就是我的一个fen身,只要我想,它就会立刻出现在我身边。”
  
  “fen身?”荣石疑惑了,许一霖没事给自己弄个fen身做什么,而且平时也没见他用过。
  
  许一霖唇线紧抿,大眼里带着忐忑看了看荣石,小心翼翼地说:“这里面存放了他的记忆。”
  
  荣石只想狠狠地扇自己的嘴,让你多问。
  
  荣石在月光下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意,“这样啊。”
  
  许一霖抱着盆栽的手指蜷紧了,然而他也不会对荣石撒谎,事情一件件地说,这件事势必会暴露。
  
  石头和许一霖人妖殊途,石头轮回转世会失去记忆,纵然许一霖会根据魂石找到他,可石头并不想一世又一世地忘记自己的爱人,他渴望和许一霖天长地久,也担心两人情路不顺,所以和许一霖定下约定,待他找到自己的转世后,便把前世的记忆注入给转世的石头。
  
  掌记忆的是三魂六魄的最后一魄,也相当于石头转世的话是魂魄缺少的,体格或是心智方面会出现问题。不过石头并不在意这个。
  
  许一霖是本身修为高深,本源灵力深厚,而对道术方面只是半桶水,他担心把石头的记忆养在自己体内,时间久了万一发生同化怎么办,两者记忆混乱的话会影响石头最后一魄的完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后来,许一霖决定把自己的桃心木分些出来,将石头的记忆存在桃心木里。但桃心木离开本体久了,会因为浊气侵蚀,灵气不继而慢慢失去温养魂魄的能力,许一霖思来想去,决定将桃心木种下,让它活力不断。
  
  能种桃心木的土壤也不是凡物,正好石头当年给许一霖送的礼物里,就有一块拇指大小的息壤。
  
  不过,用来堵洪水的神物息壤,被许一霖拿来栽一株小小的桃心木实在是奢侈。
  
  荣石觉得不用自己扇自己一巴掌了,他现在已经臊得面子里子都没了。那个石头,能把息壤当礼物送给许一霖——而且肯定不止这一件,他拿什么去和他争。
  
  荣石紧咬着牙关,颊上肌肉颤动。
  
  许一霖不明所以,吓得跟只鹌鹑似的立刻住了嘴。
  
  “……荣石……”许一霖绞着细白的手指,眼里满是紧张。
  
  荣石默然片刻,挤出一句话:“……继续说……我听着。”
  
  许一霖担忧地看着荣石,他知道荣石情绪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刘氏将刀子插入许一霖心口后,整个人立刻就崩溃了。她并非不明事理的人,许一霖是来救她的,她知道,可那衡玉子却事先在她体内种下了蛊,道她若不按要求行事,那这蛊虫便会钻入她的腹腔,吃掉她腹中的胎儿。
  
  刘氏也想过就算事成,衡玉子会放过她,许乐山也不会,她和孩子照样难逃一个死字。然而人就是这么奇怪,已经预见好了结局,也难免会奢望万一的出现。刘氏跟着了魔似的,心想不按衡玉子说的做,她连这个万一都没有,而按衡玉子说的做,这个万一才会出现——衡玉子说过桃树妖至善,不会报复她。
  
  于是,可以说在刘氏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潜意识里的恶念驱使她对许一霖下手了。直到刀子插进许一霖的胸口,她才跟回魂一般,不可置信地惊声尖叫,疯癫得不像正常人。
  
  刘氏外表娇弱,但心性算是坚韧,毕竟能在仇人身边忍辱做妻多年,还能在许乐山眼皮子底下怀上别人的孩子,忍力不是一丁点。可她能坦然自若地做这些事,都是因为许乐山是个恶人,她问心无愧。然而许一霖是她的恩人,她却恩将仇报,还动手杀了他,那这样她和当年的许乐山有什么分别。
  
  刘氏多年忍辱负重本就心中郁结,身怀六甲后又情绪不稳定,再加上这几日身份暴露后饱受许乐山的羞辱打骂,精神已经濒临崩溃,最后,杀了自己恩人的这个事实将她彻底压垮。她本是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良家小姐,有父母宠爱娇惯,却因为许乐山她家破人亡,不得已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委身伺仇,她委屈,她恨,委屈父母当年识人不清,恨许乐山恩将仇报毁了她的一生。
  
  可现在,自己被多年的仇恨折磨得沦为了许乐山那般的人,她活着就是个笑话。刘氏疯狂了,她用那把刀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许一霖没有预料到她如此决绝,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氏用刀捅进了自己的心口。那把刀沾染的邪气太重,他只能尽力延缓刘氏生命逝去的速度。
  
  刘氏流着眼泪对他说对不起,自己不是故意的,她想救自己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许一霖没有心,他不知道憎恨的滋味,刘氏的恩将仇报对他来说不过是添了麻烦,让他需要花些时间好好休养,因此刘氏的自戕在他看来完全没有必要,甚至是多余的——许一霖开始觉得刘氏的死自己有责任。
  
  刘氏的遗愿是想救自己的孩子,许一霖稍稍思量之后,便承诺了刘氏会救下她的孩子。
  
  回光返照的刘氏,眼里迸发出了灼人的光亮,她的孩子可以活下来了,刘氏泣不成声。她思绪已经开始混乱了,断断续续地对许一霖说,刘氏这个姓可能是被什么人诅咒了,他们才会如此苦命,不要让孩子姓刘,她母家姓凌,这个孩子就跟她母亲姓凌。
  
  到死,刘氏也没告诉许一霖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她的眼泪成了掉线的珠子,刘氏摸着自己高凸的腹部,声音温柔极了,她告诉许一霖,永远不要让她的孩子知道自己有一个自私凉薄恩将仇报的母亲。
  
  刘氏死了,她腹中的孩子被许一霖救下,五个月成型的孩子已经有了魂魄,虽然发育不全,但也是一个“人”了。许一霖取出那个孩子的魂魄,打算将他养好。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如果将这个孩子养在许一霖体内的桃心木里,那从某一方面来讲这个孩子就是他的……许一霖觉得荣石和石头都不会高兴,于是把养着石头记忆的那盆盆栽招来,想在息壤里再种一株桃心木。
  
  可谁知道这位凌宝宝的魂魄有点怪,和桃心木天生犯冲似的,一被放进去魂魄就开始不稳,甚至还有消散的迹象。
  
  许一霖急了,但一时又想不到别的办法,他于道术上的造诣太低,只能靠很土很奢侈的办法——渡本源灵力保凌宝宝的魂魄不散。
  
  许一霖这下算是元气大伤了,正在这时衡玉子追了来,元气大伤的许一霖只好躲进云梦山脉,此处灵气旺盛且草木繁盛,是最好的藏身之所。
  
  在没有找到养凌宝宝的办法,以及恢复元气之前,许一霖贸然出去只会是自投罗网,所以……他只能无助地困守此处,直到荣石的到来。
  
  荣石听完后,久久没有言语。他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静静地瞅着许一霖,把许一霖看得耳根通红,做错事一般地低下头。
  
  荣石想起之前把他打落深渊的那股绝望——许一霖不来见他,是不想见他,又联想到许一霖方才的“理由”,此刻心中简直是啼笑皆非。
  
  他该庆幸并不是许一霖不要他了,还是该恼怒许一霖……笨到他手痒。
  
  “那盆盆栽不是你的fen身吗,你就不会让他写几个字留给我?”荣石幽幽道。
  
  “桃心木是修为,没有灵智……”许一霖喏喏道。
  
  “千里传音,纸鹤传信,这些你都不会?”荣石想起自己看过的戏本子,就没见过许一霖这般坐以待毙的妖。
  
  许一霖几乎把头低得能埋进胸口,“……我没学过……”
  
  连障眼法和隐身术都是当年石头为了和他“幽会”,逼着许一霖去学的。
  
  桃树无心无欲,没有修炼的上进心,安于为树。
  
  傅郴的话蓦地就闯进了荣石的脑海。
  
  荣石看着羞愧难当的许一霖,陡然就有了很大的好奇。
  
  那个人是怎样让许一霖学会“爱”一个人的。
  
  
  
  或者说……许一霖其实根本还没学会“爱”,他只是习惯了某个人的存在,太过于安于现状,不想改变,才会固执地坚守等待。
  
  
  
  
  
  未完待续
  
  
  剧透一句,凌远宝宝的身份和荣石的身份有关,要说提示,就在上一章。别问我什么时候完结了,我不知道这些线还要收多久。(掩面而泣,泣不成声,声泪俱下,下集再见)
  

评论-57 热度-508

评论(57)

热度(50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