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1

一个目录
  “你……”荣石想到此处,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
  
  “山主!”由远及近的一个奶娃娃声音响在两人耳侧。
  
  “是然然。”许一霖连忙扯过一边半干的外袍披上,顺手也把衣服递给了荣石。
  
  荣石摸着手里还有些湿意的衣服,想到自己被打断的话,突然就很想逮了那只人参娃娃过来打屁股。
  
  然而,在看到人参娃娃那张缩小版许一霖的面孔时,荣石只有满心的喜爱,声音也温柔了很多,对人参娃娃打招呼:“然然。”
  
  然然好像很兴奋,月光下,不仅一双大眼闪闪发亮,嫩白的小脸也涨得通红。
  
  “那个小娃娃醒了!”然然迫不及待地向许一霖“通报”道。
  
  荣石见这个还没有他膝盖高的人参娃娃称呼别人为“小娃娃”,眉梢一挑,颇觉有趣。
  
  许一霖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上也有了欣喜之色,转头对荣石稍作解释:“就是刘氏的孩子。我们去看看罢。”
  
  荣石左右无事,也跟着两人去看了。
  
  这一看,让他忍俊不禁起来,一株埋在土里,半截白白胖胖的身子露在外面的人参正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嚎声——婴儿的那种,头上的叶子也伤心地不停打颤,犹如婴儿哭累了打嗝一般。
  
  然然完全不介意凌宝宝在哭,反而很开心地对许一霖说:“山主,这个娃娃很健康呢!”
  
  许一霖也很满意,两“人”围着“啼哭不止”的一株人参点头,丝毫不觉得凌宝宝哭有什么问题,并且还有放任的势头。
  
  荣石莫名就很同情这个姓凌的小娃娃。
  
  “一霖,”荣石有弟弟妹妹,对凌宝宝的“痛哭”有些不忍,开口道,“这小娃娃在哭,应该是哪里不舒服,或是收到了惊吓。”
  
  许一霖这才恍然大悟,忙不迭地伸出手去——他只有渡灵力的这个办法,可凌宝宝明显不吃他那套,哭得更加撕心裂肺,似乎特别不舒服。
  
  许一霖想起凌宝宝和自己的桃心木相冲,无奈之下只好收回手,拧着眉头思考着该怎么办。身边的然然却突然伸出“手”去,参须轻柔地拍在凌宝宝的参身上,奶声奶气地安抚着:“不哭,不哭……”
  
  奇迹般的,凌宝宝的哭声小了下来,头上的叶子也不再打颤,探出一片触碰了一下然然白嫩的脸蛋,好似眷念一般还蹭了蹭,蹭得然然咯咯地笑出声。
  
  荣石和许一霖默不作声,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
  
  哭闹不止的凌宝宝被然然哄安静之后,两只人参娃娃——一个化形了,一个没化形,“头”挨着头感情很好地睡了过去。站在一边被忽视了的两个“大人”摇摇头,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刘氏的孩子你有了安置的地方了?”荣石问。
  
  “嗯,那株人参是然然的本体。千年人参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把小娃娃的魂魄养在里面可保不散。不过然然的修为离千年还差点,精魂不能离体,我就把修为渡给他……”许一霖还没说完,就被荣石打断了。
  
  “你把修为渡给他了?!”尾音转高。
  
  许一霖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讷讷应道:“对……”
  
  荣石看着许一霖忐忑不安的模样,努力心平气和下来,“你本就元气大伤,还把自己修为给别人,你……”荣石叹了口气,“你怎么就不考虑一下自己。”
  
  两百多年的修为,在自己还受伤的情况下说给就给了,荣石又心疼又气急,他都不敢想,自己以后不在许一霖身边了,如此纯善的一霖,会不会有人欺负他。
  
  你让我如何放心地离开。
  
  “一霖,”荣石心里一阵气苦,但又对许一霖说不出什么重话,只能走上前,将他拥进怀里,“你记住。你要多为自己考虑,你不欠别人的,不管别人怎样,你首要的就是让自己好。”
  
  “你要记住这些话,听见没有。”荣石紧紧地将许一霖拥在怀里,力道之大,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骨血。
  
  许一霖睁着圆圆的眼睛,眨了眨,眼底有水意涌出。他抬起手,反扣在荣石的背肋上,声音里带了些滞涩,“你……要走了?”
  
  荣石喉头一哽,差点没忍住发出颤音,但还是忍住了,右手抬高捋了捋许一霖脑后的乌发,柔声道:“爹娘还在等我回去。”
  
  许一霖没得到正面回答,固执地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荣石突然放开的怀抱打断了。
  
  荣石牵起许一霖的手,往木屋的方向走去。
  
  “也没这么急,我会在这儿再待些时日回去。”荣石末了又加了一句,似安抚又似承诺:“等你伤好。”
  
  许一霖攥紧荣石的手,抿紧了唇不再问其他,跟着回了木屋。
  
  他该相信荣石,荣石不会骗他。
  
  
  
  
  
  
  桃树妖受尽天道宠爱,其修炼方式说出去简直能让世间所有修士恨得咬碎一口牙——连打坐都不需要,只需要化成树形吸收天地灵气即可。
  
  可饶是如此,许一霖此次的元气大伤,没个七八十年也恢复不了,而且还是在他不踏出云梦山脉,几十年如一日地当一棵树的情形下。
  
  七八十年过去,他再踏出云梦山脉,荣石和他的缘分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许一霖稍稍一想就觉得不能接受。于是他只能在荣石问他伤好的情况的时候,含含糊糊地回答“在好了”。
  
  这三个字许一霖并没有骗荣石,他的伤确实是在好了,只不过好的速度比龟爬还慢。
  
  荣石也没深入问,经常问完后就去做自己的事了,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许一霖这里除了木头什么都没有,他连生个火都需要忙活半天。还有身上穿的衣服也要准备,许一霖经常是树的状态,也不耗衣服,可荣石不一样,穿来的那身衣服他总不能天天穿,无奈之下荣石只好寻了兽皮和叶子,搓了草绳系在身上。
  
  锦衣玉食惯了的荣家大少爷,某次看着自己身上围着的皮裙,还颇为悠哉地想:这样的生活,够新颖,够别致。
  
  不忙的时候,荣石就坐在许一霖化成的桃树下,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就默默地坐着,坐累了,就靠着树干小憩一会儿。
  
  荣石偶尔会看着桃树发怔,伸手去抚摸树干,把许一霖害羞得枝头桃花都开了,粉色的,打着旋儿落下来,落在荣石的脸上、身上,像许一霖的亲吻。
  
  许一霖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多年前,他和石头也是这样的。
  
  想到这儿,许一霖探出一根枝条,去触碰荣石恬静的睡颜。
  
  为什么你不是他呢。明明这么像。
  
  许一霖难过了,枝头怒放的粉色桃花转瞬即逝,如一场镜花水月。
  
  许一霖没化成树的时候,两人多是在床上度过的,荣石就跟欲壑难填的饕餮一般,又凶又狠地把许一霖翻来覆去地操,两个多月下来,许一霖几乎成了一只熟透了的蜜桃,一碰就是满手汁水,甜得让人欲罢不能。
  
  一次情事过后,许一霖软软地靠在荣石怀里,摸着他下巴上越来越长的胡茬。白嫩的手心被粗硬的胡茬刺得有些疼,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荣石脸上有了胡茬,却并不显得狼狈,反倒光华内蕴,生出别样的成熟魅力,本就深邃的一双眸子,现在如深渊一般,一眼望去似乎能吸入人的心神。
  
  见许一霖玩得高兴,荣石低下头,用下巴往那修长的颈子蹭去,扎得许一霖又痒又疼,扭着光裸的身体,禾禾地笑着躲开,却被荣石抓了一条腿扛在肩头,赤白的脚朝天翘着,下一瞬就被某个物体挤进腿间进了身子,嘴里嗯嗯啊啊地发出不成句的吟哦声。
  
  许一霖被两人如此悠闲的日子迷了眼,竟生出一种就这样天长地久的愿望。
  
  两人缱绻之时,许一霖对荣石脱口而出了一句“我好爱你”。荣石听后只是弯着眼睛笑,低下头浅啄了一口许一霖的唇角。明明只是二十五岁的青年人,荣石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却出现了皱纹。
  
  两个多月过去,许一霖渐渐把心放下,他觉得荣石对他的那句承诺是真的,荣石不会不要他的。
  
  这时许一霖也想起荣府还有爹娘在等着荣石,他们在云梦山脉多日,荣石也没办法传消息出去,爹娘肯定担心了。他很舍不得荣石,但荣石还有自己的责任,况且荣石回去后还可以再来,带点什么东西就更好了,他们的家现在太简陋了。
  
  许一霖这样想着,也这样对荣石说了。
  
  荣石听后,表情很自然地点头,还和许一霖商议好了回去的日子。日子定的不远,就三天后。
  
  日子定下后荣石也没什么反常的举动,做完自己的事,就坐在树下陪着许一霖修炼,只是舍不得似的,话变多了些。
  
  他让许一霖背出那晚上他告诫过的话,说自己不在的日子里,你不要乱走,不要乱相信别人,不要乱好心。修为是最重要的,它能保护你,所以不要偷懒不修炼。
  
  荣石对许一霖说,你要听话,要好好的,我才会放心。
  
  
  
  
  

  
  未完待续
  

评论-72 热度-569

评论(72)

热度(569)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