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2

一个目录
  许一霖听着荣石像嘱咐孩子似的语气,让他要听话,要乖,不要懈怠修炼,不禁有些赧然。他一害羞,就容易开花,许一霖卷起一根缀满粉色桃花的枝条,编成花冠形状,稳稳地落在荣石头顶。
  
  “我记得呀。”许一霖说,“我不是小孩子,几千岁了,你别担心我。”
  
  荣石摸了摸头顶花冠,本来他心中黯然甚至有些沉重,但现在却免不了好笑,“哪个几千岁的妖会把自己不是小孩子这句话挂在嘴边。”
  
  许一霖坦然道:“我就是。”
  
  心里一叹,荣石扶着花冠,仰起头看着桃树的树冠,似乎在和许一霖“对视”,眼神缱绻温柔,又满是离别前的不舍。许一霖被他看久了,也不免被感染,胸臆中生起一股离愁别绪,又酸又涩,他心念一动,从树形化成了人,双手一伸,紧紧地抱住荣石。
  
  “你要早些回来。”许一霖把脸埋在荣石的肩头,声音又低又闷,“我会很想你……”
  
  荣石搭在膝盖上的手猛地一颤,旋即又克制住了回应的冲动,只抬手拍了拍许一霖的后背,轻柔得像风拂过一样。
  
  “爹娘这么久没看见我了。”荣石道。
  
  许一霖为难了,他知道爹娘很重要,也很思念荣石。
  
  “……”许一霖闷闷地低哼一声,然后道:“那你要尽快回来。”
  
  荣石不答这句话,只道:“这么离不得人,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顿了顿,话语里带着笑意又道:“然然都没你爱撒娇。”
  
  许一霖没有反驳,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荣石要和他暂别这件事,正难受得很,恨不得就这么一直抱着荣石,哪里会去在乎什么撒娇作态。
  
  许一霖无意识地轻挠着荣石的后背,细白的长指纠纠结结的,“不想你走。”许一霖终是说出了这句话。
  
  荣石黝黑的瞳仁被雾蒙了一层水汽。
  
  “舍不得我呀。”荣石的话里有笑意,神情却是悲伤的,只是许一霖靠在他肩头,看不见。
  
  许一霖在荣石的后背上一笔一画地划着荣石的名字,很乖的声音,“舍不得。”
  
  荣石不敢用力回抱许一霖,他怕许一霖会看出什么来,手握成拳,捏得手背上青筋暴起。
  
  荣石默然片刻,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问许一霖:“想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许一霖点头,乌发蹭在荣石颈侧,磨出细碎的痒。
  
  “想。”笃定的回答。
  
  “……那他呢……”
  
  许一霖身子一僵。
  
  无声的叹息散在风里,荣石语气如常地说:“不回答也没关系。”
  
  许一霖没有言语,靠在他肩头呼吸均匀,睡着了一般。荣石轻抚着他瘦削的背部,一下又一下。半晌后,许一霖才开口道:“荣石……”
  
  “嗯。”
  
  “是我不好,我喜欢你,也……喜欢他。”许一霖羞耻得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土里。
  
  荣石只是“嗯”了一声。
  
  “你……骂我吧……”许一霖拧着眉头,圆圆的眼睛也阖上。
  
  “没关系。”荣石道,“你看着我的时候,会想他吗?”
  
  许一霖心里咯噔一下,他无法对荣石撒谎,可如实回答的话,他知道肯定会伤荣石的心,所以只能沉默。
  
  他的沉默一般就是默认,荣石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明白了。
  
  “我和他这么像……”荣石呢喃道,“可我却不是他。”
  
  许一霖胸口梗得生疼。
  
  “你手上的魂石,就是你那晚给我看的木娃娃对吗。你一开始以为我是他,我却对那只木娃娃一点反应也没有,所以你开始冷落我了。”
  
  许一霖靠在荣石肩头,依旧沉默着。
  
  荣石双手微微用力,分开两人的怀抱,看着许一霖眼里的惶然,荣石苦笑了一声:“我以为我只是来晚了一步,没想到我晚了一辈子。”
  
  那人和许一霖的一辈子,从头到尾都没有他,他晚的何止一步。
  
  许一霖失语一般,什么都说不出。
  
  荣石双手垫在脑后,放下身子仰躺在草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荣石眼神有些迷离。
  
  “你给我讲讲那一世的事吧。”彻底死心了也好。
  
  “……没什么好说的。”许一霖眼睫低垂,手指绞着一根杂草。
  
  “我就纯粹好奇,这个和我很像的人,究竟像到什么程度。”荣石满脸探究,似乎真的很好奇,“正好回去问问我爹娘,他们祖上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不会。”许一霖答道。
  
  “这么确信?”荣石道:“指不定他就是某个荣家先祖。”
  
  “不会。”许一霖抬起头,目光悠远,“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荣石这次是真的好奇了,“不是这个世界?难不成他是天上的,或者是地下的?”他所能想到的,只有仙凡地三界了。
  
  许一霖摇头,“除仙界外,共有三千大世界,无数小世界。地府是三千大世界里的鬼界,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的魔界妖界,其中人界最多。”
  
  三千大世界里灵气最足,适合修仙,道修魔修鬼修妖修等层出不穷,小世界则反之,灵气天生贫瘠,越往后发展灵气就越少,修士们难以为继最终断代,比如许一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已经快千年没有修成仙身的修者了,连成精的妖都开始减少,更别提对灵气需求更加旺盛的鬼修了,现如今几乎绝迹。
  
  许一霖“出生”在一方大世界,灵气充裕,最适合他这种躺着就能修炼的桃树,而且他命好,长在了一处深山老林里仙人留下的洞府周围,人迹罕至的同时,也没什么不长眼的飞禽走兽敢来冒犯,一直让他安安生生地当一棵树。
  
  也许是蹭了那位仙人的仙缘,许一霖灵智开得很早,在周围作伴的草木都还是灵识混沌的时候,他已经是一棵有自我意识的桃树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许一霖也丝毫没有化形的想法,身边不断有成精的草木化成各种奇形怪状的形离开,许一霖只是默默地看着,不觉得好奇,也不觉得寂寞。
  
  他每天不需要修炼,就有充沛的灵气进入树身,自动运转周身增加他的修为,所以许一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发呆和睡觉。因为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身边有灵智的草木都觉得他只是一棵树,也不和他交流,叽叽喳喳地互相谈论着自己的修炼进度,偶尔也有“人”提到许一霖,好奇这个大家伙怎么还没启发灵智。
  
  旁边的就嗤笑一声,说这个大个子(许一霖千岁了,树身庞大得很)肯定是特别地笨。
  
  然后就被一声惊雷吓得闭了嘴,所有草木惊慌地抬“头”看去,发现他们头顶已经被看不到边际的劫云笼罩了,压顶一般乌沉沉的,其中不时还有金色的电光霹雳闪过。
  
  劫云越拢颜色越深,最后竟然从乌色转为了紫色。
  
  紫色劫云!观者无不是面色一变,一方面是惊叹这位渡劫者的修为高深,一方面又是惋惜,能被紫色劫云“眷顾”的,无不是天赋绝佳,仙缘极旺的修者,然而正是如此,渡劫也更难。一般修者渡劫,天道都是降下四九雷劫,但天赋越高,越受天道宠爱的同时,也越受天道的“嫉妒”,往上便是六九雷劫和九九雷劫,而最难过的,便是紫色劫云降下的九九雷劫。
  
  所以说,桃树妖修炼的方式太简单,也不是什么好事。天地不仁,天地亦仁。
  
  这次许一霖渡劫,刚过三轮雷劫就把仙人洞府上的结界劈了个粉碎,这下不但许一霖遭了殃,那些一心想借此地渡雷劫的妖也心碎了。
  
  许一霖被这声势浩大的雷劫劈得茫然,以往进阶都有结界帮他挡下雷劫,这次可没那么好了。他不懂什么道术,也不知道怎么去抵抗剩下的六轮天雷,只能用自己的灵力去硬抗,结果被一次比一次厉害的雷劫劈得树身发黑,修为也不稳起来。
  
  最后一轮雷劫劈下的时候,许一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浑身疼得比剥皮抽筋更甚。许一霖想逃,他不知道渡雷劫逃是没有用的,所以才想逃。
  
  本体树身太庞大,目标太显,许一霖第一次有了化形的欲望,他把自己的树身尽力缩小,缩成一根拇指大小的树条,藏在泥土里,以为这样雷劫就找不到他了,结果——
  
  许一霖被最后的九道天雷劈了个严严实实,渡劫失败并且元气大伤。
  
  小木条目标太小,雷劫劈下的时候几乎把他所在的那块地都劈透了,还造成了空间裂缝,小木条——也就是许一霖被劈去了另一个世界。
  
  许一霖半死不活地把自己扎根在泥土里,他的脑子都被雷劫劈懵了,一时间也没心思打量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此次渡劫失败,许一霖一贯缺情少欲,也没什么沮丧的想法。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自己体内多了个东西,许一霖用神识去碰了碰,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还有传承记忆,甫一接触,就知道了这玩意儿名字——桃树的心木。
  
  许一霖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回忆起那番像是预言的话:
  
  “心木生心,得而后忘,大道方成。”
  
  
  
  
 
  
  未完待续
  
  
  大道有情而天道无情的设定。
  
  

评论-28 热度-483

评论(28)

热度(48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