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7

一个目录
  石头临终前几天,精神都不错,虽然他那时候食欲缺缺,但突发奇想地就想吃许一霖做的饭。
  
  许一霖活了几千岁都没下过厨,可石头想吃,他便去学。石头突发奇想的一阵过去后,就开始担心许一霖学做菜会不会切到手,会不会被火苗烧到,于是很没原则地立刻摆手说不要了。
  
  许一霖明白石头的担心,可他想让石头没有遗憾地走,所以固执地不同意,说自己很快就学会了。
  
  石头老奸巨猾,也不和许一霖唱反调,恰好正值五月初五,他便道自己只想吃许一霖包的粽子。
  
  包粽子好,没有火没有刀,他还可以坐在藤椅上看着许一霖包。石头为自己的机智点头。
  
  馅料和糯米都是旁人准备好了,许一霖只负责包粽叶、缠粽线,细长的手指灵巧地上下包裹着,在夏日金色的阳光照耀下,白得似乎反光。
  
  石头窝在藤椅上,歪着脑袋眯着眼,视线从许一霖好看的手指一路往上,停在他写满认真专注的脸孔上。
  
  曾经深邃澄亮的眸子因为年老而变得暗淡无光,可石头眼里的缱绻柔情,经过几十年岁月的叠加,越发浓醇深厚。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许一霖,似乎想要铭记什么。
  
  许一霖包的粽子不大,可石头只能尽力吃下半个,他愧疚地跟许一霖道歉。
  
  对不起,我总是这么自私又任性。石头在心里说。
  
  他走的那天,屋外飘起了小雨,丝丝缠缠的像他对许一霖不舍的心。
  
  那天一早起来,石头精神很不错,可以喝下一碗粥了,不像之前总是半梦半醒,许一霖只能不停地渡灵力给他维持生机。
  
  许一霖不知道什么叫做回光返照,他只为石头能吃下东西而高兴。
  
  石头在床上睡得够多了,觉得屋子里闷得很,便想起来去屋外,可屋外下着小雨,许一霖只能抱着他去走廊。走廊上有美人靠,鹤发鸡皮的老朽坐在上面,背后是花园里竞相争放,在细雨中开得越发热烈的娇花。
  
  石头絮絮叨叨地讲他们回忆中的一些事,许一霖握着石头的手,认真地听着,偶尔点点头。
  
  末了,石头不说话了,抬起满是皱纹的手抚上许一霖白净的脸,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哀伤。
  
  许一霖伸手托着石头的手臂,让他不费力,微微偏头,用侧脸眷念无比地蹭了蹭那只手,圆圆的大眼瞅着石头,黑白分明。
  
  石头干皱的嘴唇轻轻颤动,欲言又止。
  
  他想问许一霖,会因为他难过吗?他更想问,你学会爱我了吗。
  
  可他不敢问,他怕自己死不瞑目。
  
  “累了……有些渴。”石头声音很轻,无力地靠在软垫上。
  
  两人相处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下人伺候,所以许一霖只能自己去倒水。
  
  “我去倒水。”许一霖站起身,刚一转身的时候,细瘦的腕子被石头一把捏住了,力道大得出奇,红印立刻就浮了上来。
  
  许一霖也不挣扎,只不明所以地看着石头。
  
  “你……”石头喘着气,好似用尽了全部力气在问他:“你爱我吗?”
  
  话音刚落,石头便松了力道,缩在软垫里,疲惫地闭上眼,胸膛起伏很小。
  
  许一霖张了张嘴,脸上全是茫然,最后还是一言不发。
  
  他逃也似地离开了。
  
  许一霖不知道什么是爱,但很清楚,他没有心呀,没有心的桃树妖,会爱一个人吗?他不说谎的时候会沉默,不知道答案的时候,也会沉默。
  
  许一霖离开走廊回房间倒水,不知道怎么,他很惊慌,倒水的时候连杯子都拿不稳,接连打翻了四五只,最后他索性提着茶盏就走,结果茶盏的把手突然掉落,飞溅的碎片“哗啦”出临死前的哀鸣。
  
  许一霖突然泪如泉涌,怔怔地盯着满地的狼藉,待眼前模糊到白光一片的时候,他伸手抹了一把,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似有所感,飞快朝着走廊跑去。
  
  石头依旧靠在软垫里,眼眸紧闭,干瘦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半点起伏。
  
  许一霖抖着手,想去触碰他的鼻息,却又受惊一般缩了回来,他直接握住石头的手,想渡灵力过去,然而却是石沉大海——石头体内的生机已绝,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刚刚逝去之人的身体还有余温,让许一霖抱着他的时候有种他还在的错觉。
  
  许一霖喃喃地对石头说话:
  
  “我爱你。”
  
  “我喜欢你。”
  
  ……
  
  翻来覆去。
  
  许一霖落下的眼泪砸在石头的眼角,似乎两个人都在哭。
  
  
  
  
  
  
  头七的时候,许一霖将石头的最后一魄留下,养在自己分出的桃心木里,再用息壤把那截桃心木种下,随身带着。
  
  石头给他留下很多准备,有钱也有人,足够他在凡人界里无忧无虑地活着。可许一霖离开了,他要去找答案,遇见转世后的石头的时候,他要明确地告诉石头那个问题的答案。
  
  桃树妖的爱,到底是什么。
  
  荣石听到这里,问道:“那……你找到了吗?”
  
  许一霖的眼眶红了,他方才讲到石头去世都没这般,“没有。”话语里还带着委屈。
  
  荣石心尖一疼,他能预感到许一霖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荣石预感得没错。
  
  许一霖想知道桃树妖的事情,就必定不能在凡人界里寻找答案,于是他主动介入了修士界。
  
  被石头一直保护得滴水不漏的许一霖,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桃心木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座巨大的宝山,他一无所知地踏入修士界的时候,无异于三岁孩童抱重金过闹市,令人垂涎万分。
  
  于是,许一霖不仅要寻找答案,还要费心思保护好自己,再也过不了多年之前安安生生地当一棵树的日子。
  
  三百年光阴过去,许一霖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他大概知道了那个“预言”的意思,桃树妖要先有情,然后忘情,也就是要渡过情劫,才能修成仙身。
  
  许一霖惊喜万分——不是因为得到了成仙的办法,而是因为桃树妖可以有情的这个消息。
  
  这让他欣喜若狂。
 
  许一霖觉得自己有答案了,可以对转世后的石头说喜欢了。
  
  然而到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都三百年过去了,为什么魂石一点动静都没有。
  
  许一霖一开始还不慌,想着再等等,结果又等了一百年,还没等到的时候,许一霖就慌神了。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该去问谁。
  
  最后,是他从捉妖道士手下救出的一只小狐狸,帮他茅塞顿开——
  
  三千大世界,无数小世界,转世之人不一定会继续在上一个世界降生。
  
  许一霖脸上血色尽褪,快五百年了,石头……
  
  皮毛火红的小狐狸,只尾巴尖有一点雪色,他同情地看着一脸震惊和呆滞的许一霖。
  
  小狐狸知恩图报,许一霖救了他,他便帮许一霖这个忙。狐族向来以多情闻名,但很少人知道他们多情却不滥情,只要认定了一人,那么便是终生,也因此狐族里关于寻找转世恋人的办法,都可以辑录成书了。
  
  许一霖的心善,带给他过许多麻烦,但也帮了他最大的一个忙。
  
  从狐族那里,许一霖学会了如何布置破开空间裂缝的法阵——虽然很耗费修为,可许一霖最不缺的就是修为。也学会了如何用石头留下的东西,去指引他现在在何处——只是不知道石头已经轮回几世了,指引并不能很精确。
  
  不过聊胜于无,他找到了石头现在所处的小世界。
  
  临走前,许一霖为表示感谢,渡修为帮小狐狸化了形,和然然一样,小狐狸被许一霖的修为影响,和他长相相似极了。
  
  许一霖还问小狐狸知不知道爱是什么,他第一次遇见对他一无所求的“朋友”,难免想问的就多了些。
  
  小狐狸咬着尾巴尖,眨着一双水润的狐狸眼,脑海里蓦地就闪过某个拿着烧鸡哄他,笑出一脸褶子的人的模样。
  
  “大概是……很想和他在一起,不想离开他吧。”
 
  因为这句话,许一霖在发现自己不想离开荣石的时候,觉得自己“爱”了荣石,留在了荣石身边。
  
  
  
  
  
  许一霖兴冲冲地去了另一个小世界,按照指引找到了潼安城,结果却发现潼安城里的“石头”要成亲了!
  
  那时候荣府里的人正在按照那老道留下的生辰八字满世界地找大少夫人,结果找了半天没下落,正在众人心灰意冷的时候,符合那个生辰八字的人又突然有消息了,而且就在潼安辖下,让不少人叹了一句灯下黑。
  
  许一霖觉得亏心得很,他用狐族幻术给许家人营造了一个幻境,在幻境里他是那个符合生辰八字的许家少爷,而且生性内向胆小,很少见人。
  
  他从不说谎,却没想到这一撒谎就来了个大的。
  
  布置幻境耗神耗力,许一霖又迫不及待得很,待发现荣石和石头一模一样,他一见那人就特别欢喜之后,也没想着找机会靠近荣石去查验人对不对,就开始抓紧时间“布局”,完全忘记了石头曾经的担心。
  
  他们俩都等得太久了,以至于有些记忆,已经泛起了黄。
  
  结果事情偏偏就有这么凑巧,许一霖本想着给荣石看看两人的“孩子”,结果没想到两颗距离接近后本该被触动的双生内丹,一点反应也没有。
  
  许一霖这才知道自己找错人了。
  
  
  
  

  
  
  未完待续

隐藏谭赵彩蛋。
  

评论-60 热度-527

评论(60)

热度(52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