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8

一个目录
  近三千年光阴的故事就在这一个下午讲完了,许一霖活得太久,对时间的流逝从来都没有概念,因此也不会刻意去记住什么,给荣石说的大多是触动了他感情才记住的事,而这些事,又大多和石头有关。
  
  许一霖说到自己找错人了的时候,有些忐忑地看了荣石一眼。
  
  听完后,荣石稍显沉默,没注意许一霖看来的目光,定定地看着远处的一棵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霖,我挺为你不值的。”片刻后他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许一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脸上全是茫然。
  
  “那个石头,说喜欢你,不过是自私罢了。为了一己私欲,他把你带出山林,扰乱你千百年安静的生活,让你为他融入人世,知道了什么是伤心,什么是难过,还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他自私地把你绑在他身上,要你等他的转世,留你一人承受漫长又孤寂的岁月。”荣石哼了一声,“他可真喜欢你。”
  
  荣石说的话,每一个字许一霖都听得懂,但合起来却又不解其意了。
  
  “是我要跟着石头走的。”许一霖说。
  
  “不过是利用你单纯好骗罢了。”荣石的话直白到残忍。
  
  “可那里也不安全了,石头是为了我好。”许一霖后来被垂涎他桃心木的人追得东躲西藏,就明白石头当初为什么要带他离开了——坏人太多。
  
  “为你好?”荣石露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真要为你好,就该告诉你另一处可以安静修炼的地方,而不是把你带入人世。不过是自私自利的人,也就是一霖你相信他的说词。”
  
  许一霖只是摇头,他说不过荣石,但觉得荣石说得不对。
  
  “你不信他的自私?”荣石有些不可置信地说:“你想想自己遇见他之后,都学会了什么,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难过是为了谁吗?”
  
  许一霖还是摇头。
  
  “一霖,你还记得那五百年吗?”荣石的声音低了下来,蛊惑一般,“你说狐族教你的指引之法,转世的时间越接近,找得越准,可你现在连他在哪里,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就意味着,你傻傻地等那个石头五百年的时候,他已经转世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他,会几世都没有成亲吗?”荣石嘴角噙着笑意。
  
  “你为他受委屈,为他苦等的时候,他却左拥右抱好不快活地过完一生又一生。一霖,你值得吗?”
  
  许一霖被荣石一番话说得发怔。荣石的声音似乎有股魔力,让他禁不住顺着那番话去想,想象石头另娶他人的场景的时候,许一霖圆圆的眼睛里有了水汽。
  
  “不会的。”许一霖摇头,把那副画面赶出脑海。
  
  “这么确信?”荣石冷笑,“你真的确信?”
  
  许一霖绞着细白的手指,唇线紧抿——他不知道答案。
  
  “你看,你不确信。”荣石缓缓道:“那你的等待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忍受无边孤寂,他坐享齐人之福。”
  
  许一霖手指绞得指节青白。他沉默半晌,声音低低地说:“只是猜测。”
  
  “对,只是猜测,因为他到底有没有这样做,谁也不知道,毕竟前尘已了,下一世又是新的开始。”
  
  许一霖默不作声,细密的眼睫低垂着,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
  
  “不对。”许一霖掀起眼皮,大大圆圆的眸子里满是坚定,“凭空怀疑,是不对的。”
  
  “那个自私的人到底哪点值得你这么付出。”荣石不解得很,在听故事之前,他还以为是一段多么凄美的爱情,结果从头到尾听下来,他只心疼许一霖,在单纯无知的时候被人骗了一生。
  
  “石头很好。”许一霖说完后抿了抿嘴唇,“荣石……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带着恳求。
  
  他本来就不想对荣石说石头的事。
  
  荣石这时候已经坐起身和许一霖说话,闻言深深地看了许一霖一眼,而后继续躺下身,看着西沉的日头不再说话。
  
  许一霖心情低落,坐在一旁发呆。
  
  
  
  
  
  
  “这么说,那个生辰八字,不是你改的?”
  
  荣石的声音像是一道惊雷炸在出神的许一霖耳边,让他错愕不已,一时反应不过来,良久才问荣石的话是什么意思。
  
  荣石复又坐起身,对他讲了郑金德的事。
  
  “不是我。”许一霖听完后摇头,“我到潼安之后,那个生辰八字已经出现了。”
  
  荣石眉心皱得紧了些,既然不是许一霖改的生辰八字,那还会是谁?是衡玉子?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那个生辰八字真正所指的人,到底是谁?
  
  荣石觉得有些头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当他觉得事情开始明朗的时候,旋即又会有另一个谜团笼罩在眼前,让他看什么东西都像是雾里看花。
  
  除衡玉子外,还有谁在暗中捣鬼?也是冲着一霖来的吗?荣石攥紧了拳头。
  
  许一霖听完后却松了一口气,荣石的那次冲喜原来从头到尾都是有人暗算。他一直愧疚自己冒充了那个生辰八字,将荣石的美满婚事搅黄了,可却没想到,他误打误撞地倒是破了这个局,幸好,否则还不知道荣石会被人怎么暗害。
  
  荣石一转眼就看见许一霖如释重负的表情,哪里不懂这心思单纯的桃树妖在想什么。心下一动,荣石面上冷笑,故意曲解道:“怎么,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不欠我的了?”
  
  “……不是。”许一霖眼里有了受伤,荣石怎么会这样想他。
  
  “那你敢说和我在一起,没有你觉得亏欠我的原因?”荣石收起冷笑,眼角眉梢挂满寒意。
  
  许一霖语塞,这种歉疚他当然有,但他并不是只因为歉疚就和荣石在一起的呀。可是……荣石问的这句话,他又不能否认。
  
  荣石见许一霖“默认”了,又是讽刺地一笑,“对我就是愧疚,对他就是喜欢?许一霖,你分得可真清楚。”嘲讽的赞叹。
  
  “我没有!”许一霖慌忙地否认,对荣石突如其来的讽刺有些无措,“我喜欢你。”他认真地对荣石说。
  
  荣石双手抱臂,似乎想将自己与许一霖隔成两个空间,无形地拉开两人的距离。
  
  “喜欢?”荣石念着这两个字,颇为玩味,“那你会等我的转世吗?”
  
  许一霖不敢看荣石。
  
  “这不就明白了?”荣石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摘掉头顶的花冠弯腰放在许一霖怀里,“这是你给他的美梦。”
  
  许一霖猛地抓住他收回的手,水润的眸子里有了凄切,“可是我会陪着你这一世。”
  
  “你说那人转世到了潼安城,你却没有找到他。”荣石蓦地转过话题。
  
  “嗯……”许一霖颇为踌躇,不明白荣石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那他就应该还没出世。”荣石道。
  
  许一霖茅塞顿开,眼睛一亮。
  
  荣石看着许一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他:“他长大,只要十几年,而我,还能活几十年。到时候,你怎么办?你能不去在乎他吗?”
  
  许一霖眼里的亮光熄灭了。
  
  “我……”许一霖痛恨自己居然说不出任何回答的话来。
 
  荣石一根根掰开许一霖握在他腕上的手指,声音温柔,不像方才那么尖锐讽刺,“这次回家我会住得长些,等你完全想清楚。”
  
  “一霖,你记住,喜欢和爱,不要再轻易对另一个人说了。”
  
  许一霖无力地垂下手,怔然地看着荣石离开的背影。
  
  那晚,两人一夜无话,许一霖看着背对他入睡的荣石,茫然又无措,伤心地想:他们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呢。
  
  天完全亮后,荣石带着准备好的包袱就离开了,走之前,他仍旧没对许一霖说一句话,连背影都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漠,只对然然小人参微微颔首了一下。
  
  人参娃娃却笑眯了大眼,对荣石乖巧地点头。
  
  
  
  
  
  荣石离开后,许一霖胸口一直闷闷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但还记得荣石的叮嘱,要认真修炼,所以一直化成树形,不分昼夜地吸收灵气。
  
  然然和待在他本体里的凌宝宝玩得好极了,两人都说着彼此听不懂的话,但都以为对方听懂了,高兴得很,整天腻在一起。
  
  “宝宝,你说二十五年是多久呀。”然然掰着白嫩的手指头数数,苦恼怎么不够数,他还想掰着手指头一年一年地等呢。
  
  凌宝宝还是一株白胖的人参,没有手脚,然然想借他的手来数也不行。
  
  “完了……”然然圆圆黑黑的眼里闪着泪花,“荣石哥哥让我过二十五年再告诉山主那些话。”
  
  凌宝宝见他哭了,用头顶的参叶拍着然然的后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好像在安慰他。
  
  人参娃娃一筹莫展,可爱的小脸皱成了一团,这云梦山脉灵智已开的不少,可能化成人形的,还只有他一个,如果不是山主帮他……
  
  他陡然灵光一现,“对了!我可以去找山主借!”
  
  人参娃娃自觉解决了这个问题,抱着凌宝宝吧唧了一口,拔腿就往山主的地方跑去。
  
  被熊抱又狠亲了一口的凌宝宝,头顶参叶害羞地打着卷儿。
  
  
 
  
  
  未完待续
  

评论-51 热度-525

评论(51)

热度(525)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