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9

一个目录
  人参娃娃蹦蹦跳跳着跑去找山主大人借手数数。
  
  二十五年可真长呀,他的手指头和脚趾头都不够数的。然然心想。
  
  “山主!”奶娃娃在许一霖面前,说话时的奶音就不由得带上了撒娇意味,让人听了还没见到人,就忍不住对他先心软几分。
  
  许一霖从长久的发呆中“醒”过来,看见人参娃娃一颠儿一颠儿地跑过来,便化成了人形。
  
  然然剧烈跑动后,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参香更浓了些,许一霖弯下腰抱起他软软香香的小身子,柔声道:“然然有事吗?”
  
  然然坐在许一霖怀里,用短短的手指头戳了戳许一霖的脸——自从他的手也能化形后,就爱学着荣石哥哥戳他那样去戳别人,因为荣石哥哥说他可爱才想戳,然然觉得山主大人也很可爱。
  
  当然还不能反抗的凌宝宝已经被人参娃娃戳过无数次了。
  
  “山主,你以后可不可以把手指头借给我呀。”然然收回手,眨着圆滚滚水汪汪的眼睛对许一霖说,“我的手指头不够用欸。”
  
  许一霖莫名,“然然要手指头做什么。”
  
  “数数!”然然挺挺小胸脯,还有些自豪。
  
  许一霖失笑,却又猛然惊觉然然这株近千年的人参似乎太幼稚懵懂了些。
  
  然然虽然两百多岁的时候就有了灵智,但一直待在云梦山脉里没出去过,连数数都是断断续续地从别人那里学会,还只能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参须)数。
  
  许一霖以前还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但从他被荣石勾起回忆之后,再来看然然,就觉得不能让他重蹈自己的覆辙,必须要在然然入世之前,让他知世。
  
  思及此,许一霖便低头对然然道:“我先教然然数到一百,不用手指头。”
  
  然然看向许一霖的目光里满是敬仰,而后想起什么似的,扭着小身子一脸欲言又止。
  
  “然然还想说什么?”许一霖带着笑意问。
  
  “我……可不可以先学二十五呀。”然然小声问。他心里有种迫不及待和山主分享秘密的冲动,如同献宝一般。
  
  许一霖不解其意,问然然二十五有什么特别的吗?
  
  然然白净的小脸蛋兴奋得有些红了,神神秘秘地凑近许一霖耳边,好像要说一个天大的秘密:
  
  “是荣石哥哥,他给我说了些话,让我二十五年后再告诉你。”
  
  然然心想,这个秘密的存在,应该不是秘密罢,他不能给山主说荣石哥哥的那些话,但可以告诉山主荣石哥哥给他留了话呀。
  
  自认为和山主分享了同一件事的然然,还沉浸在和偶像说了个大秘密的喜悦里,完全没注意到抱着他的许一霖已经面色骤变。
  
  
  
  
  
  
  荣石不让自己回头,他怕自己舍不得。
  
  他爱许一霖,可他要离开了。
  
  衡玉子对他说出有关魂石和转世的事情,还告诉他许一霖在云梦山脉,不是没有目的。
  
  “他是拥有桃心木的妖,修为高深,寿命无限,而你却是一介凡人,注定殊途,本不该相遇,可他因为漫长生命的寂寞,骗了你一颗真心错付。”
  
  “你爱他爱得成痴,然而在他心里,这份情却只是无聊时光中的消遣,所以他离开得义无反顾,对你一丝眷念也无。”
  
  “荣小友,你想想,在你为了他忧思成狂,落寞郁结的时候,他在做什么,他在等他爱人的转世。你把对他的爱意奉若珍宝,可那妖却弃如敝履,你还能不怨,不恨吗?”
  
  “再想想,谁才是真的关心你的人,荣老夫人为了你天天以泪洗面,荣老爷鬓发已经全白了,二少爷和三小姐也不复往日的精神意气,他们是你的亲人啊!如果不是那妖的出现,你和你的亲人哪里会是这般境况。”
  
  “是许一霖毁了你的一切!”
  
  “老夫知道小友你还深爱着他,但这份爱让你很痛苦,毕竟你尝到的是世间最苦的一种情——求不得。 ”
  
  “小友既然问了我欲求何事,那么老夫也不绕弯子了。我那傅郴师侄应该已经对你说了些关于老夫的事,我所想要的不过就是未离树体的桃心木,只是那桃树妖对我成见极深,只怕不会轻易给予,就要劳烦荣小友帮一把了。”
  
  “桃心木是桃树妖的修为,我拿了桃心木也就是减了许一霖的修为,开天眼所需的桃心木数量极大,所以……”
  
  “他会死吗?”
  
  “不不不,只是减了修为罢了,荣小友果真是一往情深,那么对老夫的这个法子应该会多加考虑了。”
  
  “什么法子。”
  
  “这个法子就是,小友你助我取到桃心木,我便趁桃树妖修为大减的时候,帮你洗去他的记忆,这样一来,你抱得美人归,我也可以拿到桃心木,岂不美哉。”
  
  “你让我伤害他。”
  
  “小友可是不忍了?”须发皆白的道者微微叹气摇头,“小友太善,忘了那妖就是凭借自己高深的修为,才肆意地游戏人间,哄骗他人感情的。若他废了修为,那他连普通凡人也不如,没有去处,没有家人,便只能依靠你存活,到那时候,他还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你吗?会将你的感情随意践踏吗?他只会求着你爱他,让你不要离开他、抛弃他,就如你现在一般。”
  
  “荣小友会拒绝这个结果吗?让他离不开你,只能依附你,爱你。你家财万贯,钱权皆有,他就算是废了修为,你也能让他过上锦衣玉食、仆从成群的生活。”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会彻底地拥有他,和他再定下转世续缘。”衡玉子慢悠悠地说。
  
  没有记忆、没有修为的许一霖,会彻底属于你,你不用再担心哪一天他又悄无声息地走,你也不用再陷入那种快要把人逼疯的无力境地,你们会很幸福地过完这一生,而且他只记得和你的转世续缘,生生世世都会等你回来。
  
  诱惑吗?
  
  在沙漠里几乎缺水而死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汪清泉,谁会拒绝呢。
  
  荣石考虑了三天,最后对衡玉子道,他要先去见一见许一霖再做决定。衡玉子同意了,似乎也不怕他这一去会心软反悔。
  
  两个多月过去,荣石有了决定,所以他离开了许一霖,走出云梦山脉。山脚下,衡玉子一直在等他出现后的决定。
  
  
  
  
  
  
  “荣小友可是有决定了?”衡玉子笑眯眯地看着远处走来一脸胡茬的青年,心里暗暗有些惊讶,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之前锋芒毕露耀眼无比的锐气之人,已经深沉得让他有些看不透了。
  
  荣石点头。
  
  “希望这个决定不会让老夫失望。”衡玉子笑容自若。
  
  “我会帮你。”荣石不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表情淡淡的。
  
  衡玉子颔首,“多谢小友的明智决定。”
  
  “既然有了决定,那还请小友趁早解决此事。”
  
  荣石往前走的步子一顿,抬起眼皮看着衡玉子,“这么急?”
  
  “夜长梦多,老夫多年的夙愿如今就要得偿,还望小友理解则个。”
  
  荣石看了看衡玉子左右渐渐呈围拢之势的弟子,敛眉凝目,声音里不辨喜怒:“我累了,歇一晚,明日一早出发。”
  
  衡玉子和荣石对视一眼,蓦地笑了笑,“荣小友看来是不理解老夫了。”
  
  “也罢,本来老夫是想以礼相待,没想到最后还是要用强的了。”
  
  荣石表情不变,“怎么,衡玉子道长不做买卖了?”
  
  衡玉子道:“买卖当然要做,只是时间由我说了算。”
  
  “荣小友,老夫给你上一课罢,凡人终究是凡人。”
  
  话音刚落,荣石就不受控制地抬起手,一拳打在自己脸上。
  
  他一点防备也无,被这一拳打了个结实,嘴角磕破流出了血,“你做了什么。”荣石发现方才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了。
  
  “傀儡术。”衡玉子拿出一只肖似荣石的布娃娃,“那个郑金德还是有些用处,你的头发和生辰八字都不用我再费心去找了。”
  
  “郑金德是你的人?”荣石一见到那只诡异的布娃娃就一阵晕眩,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问衡玉子。
  
  “他哪里配。”衡玉子嗤笑一声:“不过是路边随手救下的一条有点用处的垂死野狗。”
  
  衡玉子需要郑金德恰是时候的死来让许一霖陷入众矢之的的境况,还需要他掌记忆的一魄来消磨荣石的戒心,虽然后一个目的没达到——荣石从未信过他是好人。
  
  “唉,何必呢。”虽然是在叹气,可衡玉子脸上满是一切成竹在胸的自信表情。
  
  “你把我控制了,又能做什么。”荣石微微失态片刻后,便恢复了沉稳。
  
  衡玉子一抬手,便有一名弟子奉上了一把匕首。
  
  “用这个,去杀了许一霖。”
  
  “你要他死,还指望我帮你?”荣石不接。
  
  “放心,你肯定杀不死他。这把匕首是上我加了点东西,只会让他重伤,他对你毫无防备,所以这件事必须要你来做。事成之后,我也会按照约定洗去他的记忆,把人还你。”
  
  荣石倒是奇怪了,“既然你能用傀儡术控制我,那为何之前不用,非要留到现在。”
  
  衡玉子笑了笑,不答话,转而道:“你不接那把匕首,我也会让你接,荣小友是聪明人,还是识时务为好,老夫只想得偿夙愿罢了。”
  
  荣石扫了衡玉子一眼,伸手接过匕首,双手一握将匕首出了鞘,看着上面纷繁复杂的法纹,和一层黏腻的不知名液体,就知道这老道给他的,和刘氏的是一样的。
  
  
  
  
  
  
  未完待续

评论-56 热度-501

评论(56)

热度(501)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