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0

一个目录
  “我既然答应了与你合作,那便不会反悔。只是歇息一晚,衡玉子道长却这般作为,未免失了道义。”荣石朗声道。
  
  “迟则生变,其余的话多说无谓。”衡玉子已经打定了主意,哪里肯让步。
  
  “好吧。”荣石沉吟片刻,似乎是认清现实接受了,“那荣某这就去。”他将匕首拢在袖中藏好,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内里乾坤。
  
  荣石正欲举步要往密林里走,身体却突然无法动弹了,不用想便知衡玉子又在拿捏那只布娃娃。
  
  “道长这是何故,方才还让我立刻动身。”荣石声音有些低沉了。
  
  “小友太心急了些,老夫还没说完此次的计划。”衡玉子放松了手里的钳制,让荣石可以转身看着他说话。
  
  “这次不需要小友亲自进入密林,我会派人去通知那桃树妖,就称你被我拿住成了人质,引他来救。桃树妖心善,必定不会放任你不管,在他来救的时候,我会故意放你走。”
  
  “而你被救下后,趁他毫无防备,用这把匕首去杀他。”
  
  在说到“杀”字的时候,衡玉子慈眉善目的脸因为兴奋而微微扭曲泛红。
  
  荣石静静地看了衡玉子片刻,道:“道长思虑缜密。”
  
  衡玉子轻捻胡须,淡笑不语。
  
  “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郑金德道他写下生辰八字的时候,那生辰八字突然改了。可听道长之言,在路边遇见重伤垂死的郑金德之前,从未和他有过交集。那么,那生辰八字,究竟是何人篡改的呢。”
  
  “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被发现,而且到现在都隐藏得很好,衡玉子道长如此思虑缜密,不知道可否告知荣某这个答案,解一解在下的困惑,是谁改了生辰八字。”荣石脸上满是疑惑不解。
  
  衡玉子捻着胡须的动作顿住了,淡笑也凝在了脸上。
  
  他本不是情绪外露之人,但荣石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实在是让他措手不及,加之这个档口正是他多年夙愿即将得偿的关键时期,衡玉子再是心机深沉,也难免会出现失态。
  
  荣石将他的变化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继续道:“荣某觉得此人除了心机深沉外,能有魄力布下的一个局,将这么多人网罗其间,修为恐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荣石眉心微拧,一脸担忧沉重之色,“不知道长心中可有方寸。”
  
  衡玉子眼中光亮明灭不定。
  
  “衡玉子道长。”荣石上前几步,被衡玉子一众弟子拦在身前,便顿下脚步不再上前,“小心驶得万年船,道长多留心些,想想谁最有可能。”
  
  “荣某也不能坐视那个暗中窥伺的贼人,毁了这次的计划。我们还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肯定所求不小。一霖他说他一开始并不是在这个小世界里,那那个人……”
  
  荣石眉头拧得更紧,把话断在了最令人好奇的时候。
  
  衡玉子放下捻着胡须的手,他知道小世界之外有大世界,那里灵气充裕无比,是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修炼之地,可凭他的本事是怎么也到不了的。能独自撕裂空间转换世界的修士,修为该有多么高深。
  
  荣石眼里也是惊疑不定,很能感染人,让衡玉子看了后越发心惊。
  
  把自己残缺的天眼开完整,然后窥得天机得道成仙,这件事已经可以说是他的心魔。衡玉子老了,等不起下一个机会,如果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业障不消,心魔不除,他死不瞑目。
  
  荣石略显犹豫,但还是开口道:“在下有句话,实在是不吐不快,此次道长带来的无关人等,似乎太多了些。”
  
  荣石话音刚落,衡玉子身边的一些弟子就开始蠢蠢欲动,然而谁都不敢在这个关头开口。他们不是傻子,荣石话里话外的意思谁都听得懂,在这时候跳出来惹师父注意,怕是讨不了好。
  
  衡玉子本就多疑,心思叵测之人看别人也难免觉得其心机深沉,并且事涉自己多年的心结,他不得不想得更多。自己这些弟子里,会不会就有不轨之人。
  
  思及此,他老眼一眯,扫了自己身边这群弟子一眼。
  
  衡玉子积威甚重,被他这一眼扫过的众人里,难免有不少心志不坚定眼神闪烁的,这让他心里的疑云更大了些。
  
  衡玉子静默半晌,抬手招来一人,耳语一番。随后荣石便看见那人领着十几人离开。
  
  被带走的十几人眼里全是不服气和失望,却又不敢言语什么,只能垂头丧气地跟着离开。留下的几人,也都不是站在衡玉子身后,而是退开几步,在衡玉子身侧站着。
  
  衡玉子环视左右,面色稍霁,正要派一人往云梦山脉内围去给许一霖“送信”,嘱咐了些事情后,衡玉子从怀里掏出一个传音符给那名弟子,告诉他如果许一霖不信,可以打开传音符让荣石说话。
  
  “这倒不必,我这里有一样东西,”荣石走上前,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你拿给他看后,他自会相信我在你们手里。”
  
  他的表情和动作太过自然,以至于有些人根本生不起任何防备之心,有些人对荣石倒是心有戒备,但一想这人能三言两语勾起师父对他们的怀疑,要出口喝止他的话便在嘴边犹豫了。
  
  只是犹豫片刻,便足够荣石动手了。
  
  当初在马毬场,他可以在疾驰的马背上变换身形,侧身挂在马身上,用捞月的动作把那颗红球击飞,时间却不过短短一瞬,就足以证明荣石本身腰力和臂力的惊人,尤其他又蓄势已久的时候,变故发生的瞬间几乎是一息之间。
  
  一直藏在荣石袖口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出鞘,沾着尸油和嵌着法纹的刀身在空中划出一线白光,随即便是衡玉子惊声的痛叫,和他脖颈间飞溅出的血花。
  
  “竖子怎敢!”衡玉子怒火中烧,来不及管脖子上汹涌冒出的血流,一只手钳制布娃娃的所有动作,让荣石再也不能动一根手指,另一只手五指鹰爪一般死死锁住荣石的喉咙。
  
  荣石脸上立刻有了窒息的充血,眼底血丝遍布,绝望地闭上眼。
  
  计算出的距离还是不够近,可他也只能博一把,否则再近的话便会让衡玉子有所防备了,失败的可能性更大。
  
  虽然结果还是失败了,他没能杀掉衡玉子,可……荣石睁开眼,眼神轻蔑地看着这位道貌岸然的老道,这把刀既然能让一霖都觉得有些麻烦,那么修为比不上一霖的衡玉子,只怕更不好受。
  
  我没用,只能为你做这些了。荣石喉头被锁,呼吸越发微弱,脑海里的意识也开始朦胧了起来,眼前忽明忽暗的白光里,有双鹿一般好看的眼睛。
  
  衡玉子手腕上的青筋起了又起,他胸臆中充斥着满满的杀意,然而荣石却还不能死。衡玉子怄得一张老脸扭曲得变形,双眼暴突,他脖颈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让衡玉子整个人再不复之前的仙风道骨,甚至形同恶鬼。
  
  “放开他!”
  
  一声清亮的怒喝响在衡玉子耳边。
  
  衡玉子老皱的嘴角突然弯起了一个可以说是诡异至极的笑意。
  
  天不负他!许一霖居然来了!
  
  他松开钳着荣石喉咙的手,让面色已经泛紫的人有了点生机,然而下一瞬,衡玉子便将这丝生机夺走了——
  
  他用那把匕首直直地插进荣石心口,然后如同丢弃一块破布一般,衡玉子把荣石“送”到了赶来的许一霖面前。
  
  
  
  
  
  
  许一霖脑海里嗡嗡作响,地上躺着的那人,是荣石吗?明明几天前他还好好的,还会和自己生气,怎么现在却满身血污,连睁开眼睛看他都不能了。
  
  “荣石……”
  
  “荣石……”
  
  这是什么噩梦?可以醒过来吗?
  
  许一霖双膝跪地,本源灵力如同流水一般送进荣石的心口,然而就如同刘氏一般,他只能缓解荣石生命逝去的速度。
  
  灵力进入身体后让荣石有了些力气,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许一霖。
  
  “别哭……”荣石想抬起手抹掉许一霖满脸的泪水,可只能抬动一根手指。
  
  许一霖不知道自己在哭,他连忙摇头,“……我没哭……”
  
  断了线的眼泪应声砸在荣石的脸上。
  
  “一霖……”荣石好像在笑,“……我还能……看见你……”
  
  “真好……”
  
  他以为那一别就是最后见面了。
  
  “你说过要陪着我伤好……”许一霖面如纸白,全身都在发抖,“你说过……说过……”
  
  “对不起……”荣石眼里满是歉意,“对不起……”
  
  “忘了我……不要报仇,快走……”荣石急促地喘了一口气,嘴角溢出血沫。衡玉子既然能在许一霖面前动手杀他,就意味着他不会害怕许一霖的“报复”。
  
  许一霖只是摇头,伸出苍白冰凉的手抹去荣石嘴边的血污,又被胡茬扎了一下。
  
  “走……”荣石想“怒斥”他,却只能说出有气无力的一个字。
  
  “我不走。”许一霖快把眼泪都流干了,澄亮的眸子里第一次染上了决绝的恨意。
  
  “你……听着……”
  
  “我不喜欢你……我恨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我想用这把匕首杀你……让你失去修为……成为只能依靠我生存的废物……”
  
  “我不爱你了……”荣石眼神涣散地说。
  
  
  
  

  
  未完待续
  
  

评论-86 热度-557

评论(86)

热度(557)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