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2

一个目录
  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恨。六欲:眼、耳、鼻、舌、身、意。
  
  七情六欲由心生,除上古道祖鸿钧断绝七情六欲,以身合道,证得无情天道外,其余无论是人是妖还是仙,均免不了这四字之苦。
  
  但当第一棵桃树生出灵智修成妖身之后,这个例外便多了——桃树妖生而无心,无情无欲。
  
  桃树妖无心是所有记载上众口一词的事,可衡玉子找到的开天眼的法子中,最难得的也是最重要的一样便是桃树妖的心。
  
  都不用犹豫,为了天眼,衡玉子必须相信桃树妖是可以有心的。
  
  为了桃树妖的心,衡玉子搜尽了所有关于桃树妖的记载后,他发现了一件事,桃树妖缺情少欲,且修炼方法简单,照理说应该是注定登上仙途的存在,然而不知为何,千万年以来,大小世界中能够成仙的桃树妖,一手数完还有余。
  
  这是为何?
  
  有道者对此提出过猜测:桃树妖无情无欲,可却是天生的至善之物,凡事到极致便是过,过于善良的桃树妖如果不入世的话,会一直无情无欲下去,可一旦接触了除他之外的事物,便会很容易被世间的美好感情——如喜和爱所触动,而当他有了七情中的这两情后,便已失去证得无情道修成仙身的资格。
  
  成仙之人均需证自己的道,无论是杀道还是魔道,只要成功渡过雷劫,便是受了天道的承认,不管你曾经造下过什么冤孽。对于“不思进取”,于成仙一事没什么追求的桃树妖来说,失去了最容易证的无情道,让他们再努力去证其他的道,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千万年来修成仙身的桃树妖才会比凤毛麟角更加稀少。
  
  这个猜测让衡玉子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桃树妖无心,是因为他们缺少七情六欲,那么当七情六欲完整的时候,桃树妖的心是不是便会诞生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衡玉子借皇权的便宜——为了让自己那心善的国师师兄配合,衡玉子没说自己要桃树妖的心,打出的旗号是要找桃心木,结果把自己这个小世界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桃树妖的下落。  
  
  衡玉子虽然没找到桃树妖,但也没气馁放弃,他在大周朝所有的道院都留下了追踪桃树妖的法阵,只要桃树妖一出现,法阵便会被触动,远隔千里的他就会知晓。所以,几乎是在许一霖降临潼安的一瞬间,衡玉子不仅知道了他的出现,还知道他在何处。
  
  接下来许一霖的所有动作,衡玉子是了如指掌。他有天眼,可以看出这只桃树妖已经有了七情中的喜、爱、怒、哀、惧,让他惊喜的是,许一霖的六欲虽然很淡薄,但都齐了。
  
  这只桃树妖的七情六欲还不完整,但衡玉子会“帮”他完整。只是剩下的“恶”和“恨”,对于至善的桃树妖来说,应该是最难生出的两情。
  
  于是衡玉子煞费苦心地布局。他之所以没有在许一霖一来到这个小世界的时候就出手捉妖,就是为了让许一霖和这个世界的人生出牵绊,不管是和许家和荣府的亲情,还是和荣石的爱情,这只桃树妖的牵绊越多,对他的局就越有利。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师兄青玉子不知道从何处知道了他的计划,对他要取走至善桃树妖的心一事激烈反对,还言明不会帮他做此等恶事。衡玉子没有办法,只能软禁了青玉子,并且以防夜长梦多,提前对许一霖下手了。
  
  他要引许一霖生恶生恨,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第一步,荣府之人的“背叛”。他找到荣父荣母,以国师师弟的身份让他们不敢对自己捉妖一事有所反抗,为了保住荣府,衡玉子算准了他们必定会选择放弃许一霖而配合自己。然而结果却不如他意,许一霖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了,却一点恶念和恨意都没生出来,淡然得古井无波。
  
  第二步,荣石的害怕。衡玉子心想,这个凡人在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是妖之后,肯定会生出害怕之意,到时候他便借除妖的名头,让荣石再“背叛”许一霖。许一霖既然能留在荣府不逃走,那么这个凡人对他来说就是很重要的存在,重要之人的背叛,衡玉子就不相信这桃树妖会继续淡然下去。
  
  可是他又失算了,这个凡人根本不介意自己喜欢的是人还是妖。不过这一步也并不是全部落空,他看出了荣石对桃树妖的深爱,这对之后的一步棋至关重要。
  
  第三步,所救之人的恩将仇报。许一霖在知道刘氏有难后,义无反顾地前去施救,但却没料到刘氏会突然给他一刀,恩将仇报。衡玉子以己度人,若他被自己救的人恩将仇报了,肯定要将那人挫骨扬灰才能解恨,桃树妖再至善,也不可能释怀这件事。
  
  况且走这一步,除了用刘氏的恩将仇报让许一霖有恶念之外,衡玉子也考虑到了如果不成功的话,他也可以分开荣石和许一霖,好击破荣石的心理防线。
  
  所以,对许一霖没有生出恶恨的结果,衡玉子算是意料之中。不过这样一来,他也必须调整自己的布局,软磨的功夫都起不了作用,要做就做一击必杀,给许一霖下一剂猛药。
  
  第四步,荣石情伤后的报复。许一霖离开后,衡玉子没急着从荣石那里下手,而是派人周密监视荣石的举动,他必须要再次确信,这个凡人究竟爱许一霖能爱到什么程度。
  
  从情报里确信了荣石对许一霖的情意后,衡玉子告诉了荣石许一霖在等转世情人的这件事。
  
  荣石越爱许一霖,对这件事就越会愤怒和伤心,到时候,他再一挑拨,这个凡人绝对会由爱生恨。爱有多深,恨有多烈,他会帮助荣石去报复那个无心的桃树妖,让荣石亲手杀了许一霖。
  
  许一霖不会死,但在爱人的背叛下,他还不会恨吗?
  
  衡玉子这一步走的是人心,若荣石不想杀许一霖,他便退后一步,说他可以帮荣石废掉许一霖的修为,再洗掉记忆,让许一霖永远留下,这个诱惑他就不信有谁会拒绝。
  
  然而就是如此进退两全的法子,在荣石说他要见了许一霖再做决定后,衡玉子便知道这一步走不成了。
  
  第五步,衡玉子压上了自己的所有筹码。他决定直接控制荣石去杀许一霖。
  
  他同意荣石去见许一霖,是因为他需要两人分别多日后巩固一下感情,情越浓,失去的时候就越痛苦,恶和恨通常都是伴随痛苦产生的。
  
  纵观这五步,衡玉子是机关算尽,人心算尽,走的每一步都是环环相扣,聪明至极。然而他也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在四步都落空的情况下,居然连一点反思也没有就开始着手下一步,对自己的手段自信过了头。
  
  不说其他的,单说他小看荣石这一点,就足够导致他的失败。他小看了荣石对许一霖的爱意,所以第二步和第四步都落了空。在第五步,他不仅小看了荣石对许一霖的爱意,也小看了这个凡人的不平凡,所以他的计划注定要再一次落空。
  
  并且非但落空了,他还差点把命都丧在了荣石手里。

  衡玉子杀意高涨,满盘皆输的愤怒和脖子上的伤痕让他几乎没了理智,就要把荣石毙于掌下。
  
  但也许是真的天无绝人之路,在这个时候,许一霖来了。
  
  第六步,荣石的死。衡玉子在许一霖面前可以说是虐杀了荣石。
  
  而荣石为了不伤害许一霖,自绝生机的做法,让许一霖一直缺少的恨意生出来了。
  
  他恨衡玉子,恨到想要杀了他,而这种恨将会很快产生七情的最后一种情——恶。
  
  其实说实话,衡玉子并不想直面千年桃树妖的恨,他之前费尽心机,就是为了让许一霖去恨别人,他看似成竹在胸,可对深恨之下的桃树妖会做出什么一点把握也没有。而且最关键的是,桃树妖是受尽天道宠爱的存在,他若沾了桃树妖的恨,就算得到天眼成仙,也不知道渡雷劫的时候会被天道如何惩罚。
  
  君不见那些欲以杀道和魔道成仙的修士,大多陨落在了雷劫之下。

  有多大的因,就结多大的果。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道的修士,都承认这一点。
  
  有时候衡玉子也会恨天道,要么就不给他天眼,要么就给个完整的,这么不上不下地让他心魔难消,实在可恨可恶。
  
  所以这般不知足的衡玉子,必然摆脱不了“万一”的诱惑,毕竟渡雷劫已经是他得到天眼之后的事,有了天眼就能看见天机,从而可以改变过去现在和未来,这么一想,渡雷劫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可怕的事。
  
  况且,如果他不取桃树妖的心,那他连渡雷劫的机会都没有。
  
  
  
  
  
  衡玉子看着金色牢笼里,抱着荣石的尸身如失去伴侣的狼一般目光狠狠的许一霖,心中痛快无比,再恨些,快点,把你的恶念生出来!
  
  “看来这人对你的意义也不过如此,你连拼死杀了我都不敢做。”
  
  “既然如此,他也没什么存在的意义了。”衡玉子轻蔑地看着许一霖,右手举起那只破布娃娃,左手掐了一个火诀。
  
  “你就抱着他吧,等会儿和他的尸体一起烧成灰烬,哈哈哈!”衡玉子已经癫狂的笑声响在耳边可怖得很。
  
  许一霖低头看着怀里好像睡着了的荣石,轻声说:“我不想这么做。”
  
  “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右手细白的手指捂住了荣石紧紧阖上的眼睛。
  
  衡玉子一双老眼发出了灼人的亮光,他看见了!丝丝缠缠的恶念从恨中生出来了!
  
  “可他该死呀……”
  
  许一霖的声音低不可闻,不仅散在了风里,也被掩在了衡玉子死前的哀鸣声中。
  
  四周围拢的弟子惊骇欲绝地看着自己的师父,被一棵从体内长出来的桃树……“撑”破了身体。
  
  “妖物杀人了!!”四溅的肉块和血液打在一些弟子身上,吓得肝胆俱裂,哭嚎着连滚带爬地远离了关着许一霖的囚笼,“妖孽!魔头!”
  
  衡玉子的身体成为了桃树生长的“肥料”,头骨嵌在了一根树叉上,老脸上还凝固着临死前的震惊,连害怕都没来得及生出,就已经身死道消。
  
  许一霖始终没有抬头,仍旧捂着荣石的眼睛,声音轻轻柔柔的,“我知道那时候你在嫌弃我笨,不会千里传音,也不会纸鹤传信。”
  
  “我确实很笨,只有桃心木。”
  
  桃心木是桃树妖的修为,修为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衡玉子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许一霖身上,却没注意到他分出的桃心木已经从那个伤口钻进了自己体内。

  衡玉子过于相信他的天眼,却忘了他的天眼只能看到妖魔鬼怪,以及修为不如他之人的道行几何。桃心木既是千年桃树妖的修为,他用天眼如何能看见,最后爆体而亡,也只能叹一句机关算尽。
  
  
  
  
  
  这是许一霖第一次杀人。
  
  许一霖俯下身,将侧脸贴在荣石苍白冰凉的脸上,带着他的手按在自己心口的位置。
  
  “我有心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我曾经以为,有心会是一件很好的事,就可以让你相信我爱你了。
  
  可为什么,这么疼,疼得我不想要。
  
  “荣石……你醒来看看呀,我有心了……”
  
  终于泣不成声。
  
  
  

 
  
  未完待续
  
  
  
  

评论-76 热度-580

评论(76)

热度(58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