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3

一个目录
  傅郴离家出走多年后再回去,除了担心青玉子的身体状况以及解决衡玉子的事情外,还为了弄清楚一件事情——
  
  当年师父为何让他去潼安。
  
  傅郴是孤儿,由师父青玉子一手带大,师父对他来说就是父亲的存在,当年他再生气师父对衡玉子的软弱,也没想着什么都不说就走,因为他知道这会让师父担心。
  
  他言明了自己离家游历的想法后,青玉子并未阻拦他,只是在临行前对傅郴说,如果对去哪里没有头绪的话,就去潼安罢。
  
  一开始傅郴只以为,师父这样说是因为他与荣家父母是旧识,也没想太多,在被孙焕邀请去潼安后就同意了。可在衡玉子到来后,傅郴就难免会想起当初师父让他来潼安的这件事,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如果换成别人,傅郴是绝对不会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可对方是自家师父,他这个疑惑就不是多余的了。
  
  身为青玉子的徒弟,傅郴很清楚师父专长的便是星象和卦术,这也是尽管青玉子性子良善不喜争斗,可还能稳坐国师之位的最大原因。
  
  星象与卦术比之法阵符咒这些更要玄妙,并且极需天赋,衡玉子拥有天眼尚且不能窥见天机,而青玉子却可以借助道术做到,只是付出的代价极大,轻则是修为寿命,重则便是死后魂魄尽散。
  
  如果青玉子只是道门的一个大师兄的话,他的这个天赋会是他登上仙途的最好助力,然而,由于衡玉子的野心,青玉子被迫成为了大周朝的国师,与一国运势、无数条人命绑在了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沾的因果太大,青玉子的这个天赋带给他的,就是稍有不慎便是不得好死的下场——这也是傅郴为何会愤怒师父太善待衡玉子的原因。
  
  
  
  
  
  
  师父是不是早就预见到了什么?傅郴带着疑惑踏上了回家的路,只是没想到迎接他的,是师父被衡玉子软禁的这个消息。
  
  衡玉子不仅没有阻拦傅郴知道这个消息,而且还是放任的态度,他丝毫根本不担心傅郴的愤怒,因为傅郴根本做不了什么,他只要软禁好青玉子不让他打乱自己的计划就行。
  
  衡玉子软禁了青玉子,但并不苛待青玉子,甚至他想见谁都可以见,也不拘着谁来看他,只是青玉子出不去罢了,所以傅郴回去后还能见到自己的师父。
  
  青玉子分明比衡玉子年岁小,却因为天赋缘故早早地衰老了,比衡玉子看着更老几分,盘膝打坐的时候呼吸很轻,仿佛坐化了一般。
  
  他修为不弱,衡玉子给他下的禁制并不能关住他,只是衡玉子掐准了他的性子,与禁制一同绑定的是三百奴隶的性命,若他破掉禁制出去,代价就是三百条人命。
  
  衡玉子把他的弱点拿捏得死死的,注定了青玉子出不了禁制。
  
  不过他性子平和,就算出不了这一方天地,也没什么焦躁之色,安静地仿佛在等待什么。
  
  傅郴每日都来青玉子身边侍候,他自知道破除禁制的代价后,便没再开口请师父出山。只是他离家几年,师父又老了不少,让傅郴看了心酸又愧疚,于是日日来此侍候。
  
  青玉子并不像衡玉子生了一副慈眉善目的样貌,他年轻时一脸凶相不知道吓哭过多少不知事的小弟子,不过衰老后脸上皱纹遍布,倒还让那张凶脸软和了几分,只是看着仍旧是个不惹人亲近的坏脾气老头。
  
  然而稍微了解他的人,就知道这个看起来脾气很坏的人,其实比谁都容易心软。
  
  傅郴打小就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别的小师弟小师妹都会有害怕师父的时候,就他不会,所以从感情上,傅郴更会把青玉子当成自己的慈父,遇见什么不高兴的难过事,都会和青玉子讲。
  
  他讲自己这次出去遇见了喜欢的人,可是那个人爱的却是另一个人,他为此做了些傻事。傅郴说到“傻事”的时候情绪很低落。
  
  青玉子历经沧桑的一双眼睛温和而沉静,他问傅郴,那个人是荣石罢。
  
  傅郴也不惊讶师父怎么知道,只以为这是他掐算到的,点点头,默了片刻后傅郴趁机问青玉子,当初为何会让他去潼安。
  
  青玉子不答,道这事他以后会告诉傅郴。傅郴虽然疑惑,但也不再追问,转而提起了孙焕,说有个人对他很好,只是有点傻兮兮的。
  
  青玉子很认真地听弟子说这些事,听到傅郴说那个人傻,不禁笑了笑,道小郴觉得那人比为师还傻吗?
  
  傅郴摸了摸鼻子,师父才不傻。
  
  青玉子摇摇头,目光温和地看着他,不言语了,听傅郴继续讲那个二愣子做过些什么傻事。
  
  傅郴给孙焕传过书信,将自己这里的事给他说了,让他先劝着荣石不要做傻事。
  
  还不知道荣石已经离开了荣府的傅郴,专心陪伴着自己的师父,一晃两个多月过去。
  
  直到某天,傅郴在一旁烹茶,青玉子闭眼养神,室内静谧得呼吸可闻的时候,一向甚少说话的师父蓦地叹息着说了一句:“帝星陨落。”
  
  正在煮茶的傅郴,闻言惊骇万分,一向镇定自若的他,差点打翻了茶盏。
  
  帝星陨落,然而宫中的帝王却还好好的。
  
  青玉子看着傅郴的眼里带着深意,把傅郴看得心慌了起来,莫非帝星陨落一事与自己有关?
  
  傅郴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问,便听见青玉子道:“小郴是不是一直不明白,为师为何不怨你衡师叔。”
  
  傅郴放下手里的东西,垂手静听青玉子要说的话。
  
  “因为若为师不接这国师一职,还会有别人来接。”
  
  “当今陛下痴迷寻仙问道,好大喜功,昏聩无能,并非当世良主,若接下国师一职的人,心术不正为虎作伥,那这世道就再难见得天朗水清了。”
  
  “为师的性子并不是适合修道,知道得太多,顾虑得太多,想保护的也太多。若我对这件事视而不见,专心修道的话,总有一天会生出心魔来。与其这般,索性一开始就担了这责任。”
  
  “而且,最重要的是——”青玉子顿了顿,才将埋在心间多年的秘密道出:“为师预见了帝星降世。”
  
  帝星降世,意味着明君出世惠泽百姓,这本该是一件好事,青玉子却用卦象推演出了帝星的早亡之兆。这其实并不难理解,若当今皇帝找到了一位修为不低,且心术不正的人为国师,怎么会容忍真正身负帝命之人的存在,怕是会将他早早地诛杀在襁褓里。
  
  青玉子不能坐视这件事发生,多番考虑之下,他接下了国师一职。
  
  “旁人或许有推波助澜,可真正做出选择的是我自己,何来怨愤。”
  
  “帝星……是荣石吗?”傅郴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了很明确的答案,思及师父方才说的那句话,再也坐不住,“荣石……他……”
  
  荣石没了?傅郴脸色苍白,哀求般看着青玉子,眼里有了水意,“师父……”
  
  “小郴,他不会有事。”青玉子见徒弟慌了神,也不继续卖关子,先把这话说了安他的心。
  
  傅郴见师父如此笃定的模样,着慌的心神慢慢安定了下来,只是脸色依旧苍白。

  “你先前问为师,为何让你去潼安。”青玉子古板的一张脸上有了惆怅之意,“现在时候已到,为师可以告诉你答案了。”
  
  “荣石是帝星没错,但他身上的的龙魂是不全的,不是圆满的帝命。”青玉子看着徒弟惊诧无比的表情,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知道这个消息的自己。
  
  荣石帝命不全,又不是生在帝王家,且大周朝气数未尽,这就意味着这次降世的帝星并不能登上帝位。
  
  这让青玉子无比失望。
  
  后来,为了避免其他人看出荣石的帝命,给荣家人招来灭族之祸,青玉子在荣石降生的时候便封印了他身上残缺的龙魂——也是荣石帝命不全,本身变数大,才能让青玉子封印成功。
  
  知道内情的荣父荣母,在荣石长大后,连科举都没让他入过。
  
  青玉子本以为这样下去,荣石只会以普通人的身份过完一生,可二十年后的一次占卜,青玉子预见了一个极大的变数——关乎到荣石不全的帝命。
  
  然而这个变数出现的时间青玉子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为了不过早行动引起旁人的注意,所以他才会让徒弟傅郴去潼安看看。
  
  “可是我并没有帮到荣石……”傅郴一双凤眸暗淡,出现难过之色。
  
  “非也。”青玉子摇头,“小郴无须自我菲薄,你可还记得小时候,为师曾给你批过的辅佐之命。”
  
  傅郴点头。他当然记得这个批语,就因为这个,他自觉不是修道的命,改攻仕途去了,身为国师青玉子的徒弟,他现在的道术烂得都没眼看。
  
  “所以,荣石有帝命,在你看来你做的是一些没有用处的事,但对他而言,有大用也不一定。”
  
  命数这东西玄得很,常常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傅郴咬了咬下唇,“徒儿会喜欢他,也是因为命数的缘故?”难怪师父会一言道出他喜欢的人是荣石这件事,他是辅佐之命,喜欢亲近帝命在身的人,太正常不过了。想到这里,傅郴有些垂头丧气的。
  
  青玉子伸出手摸了摸徒儿的头顶,声音平和又带了几分安抚之意,“这个为师不能帮你,你要自己想明白。”
  
  感情是不能让旁人帮着分析的,究竟是哪种情,需要傅郴自己想开。
  
  “师父,那个变数,现在出现了吗?”
  
  青玉子点头道:“在荣石二十五岁生辰的时候,变数出现了,这个变数会是荣石帝命圆满的一线生机。”
  
  二十五岁生辰?荣石的魇咒!
  
  傅郴脑海里马上想到了这件事,“荣石在二十五岁生辰的时候,中了魇咒,这个魇咒就是变数?”
  
  “他中了魇咒?”青玉子的重点却是这个,若有所思道:“难怪我的封印会出现波动。”魇咒之力咒的是灵魂,而荣石的龙魂上还有封印之力,两种力量相抗衡,结果只会是一方湮灭。
  
  “魇咒只是为了让这个变数介入,它本身不是变数。”青玉子缓缓道:“真正的变数,是一位穿过空间裂缝,从别的世界而来的千年桃树妖。”
  
  傅郴下意识低呼一声:“许一霖!”
  
  青玉子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在房间四周布下的禁制闪烁再三后,犹如被风吹熄的蜡烛,彻底没了动静。
  
  青玉子愣怔良久,阖了阖眼,声音里带着滞涩,对傅郴说:“你衡师叔,道消了。”
  
  他劝过师弟,但没用。
  
  傅郴没什么伤心的表情,更多的是讶异,谁这么厉害,简直是替天行道。
  
  青玉子站起身,往门外走去,“我们去罢,是时候了。”
  
  去哪里?
  
  傅郴满头问号,但还是连忙跟上。
  
  
  
  
  
  
  未完待续
  
  

评论-44 热度-467

评论(44)

热度(46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