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姻缘巧合(番外四)全文完

  番外四·执子之手

  头上扎着两个包子头,着一身鹅黄色交领襦裙,约摸十岁上下的一个小姑娘,蹲在窗台下面,手拿一只西洋千里眼,架在眼前,鬼鬼祟祟地朝着对面的窗户看去。

  正看得投入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小姑娘做贼心虚一般被吓得身子一弹,喉咙口还发出“嚇”的一声。

  待转过头看清来人是谁,粉面大眼的一个娇俏小姑娘,很不雅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同时嘴里没好气道:“人吓人,吓死人,谭元择你故意的是不是?”

  被叫做谭元择的小少年,和小姑娘不仅看着年岁相似,就连样子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若不是身上的穿着打扮不一样,否则定要让人误以为是一个人。

  ...

【谭赵】姻缘巧合(番外三)

  番外三·争宠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在这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季节里,结伴踏青出游已经成为了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的一件盛事,古人甚至有云:“春日不出游,唯恐是痴人。”

  “爹爹!您看,咱们怎么能做那痴人呢!”谭元心与谭元择这对龙凤胎,不过四五岁的年纪,字还没认识多少个,倒无师自通,学会了拿着鸡毛当令箭,用自己偶然听来的一句诗来鼓动父亲和爹爹接纳自己的出郊春游的提议。

  赵启平正一边看账本,一边拨弄着算盘,将他那药房上月的收支最后核算一遍,好交由府里的总账房入账备案,心思八分放在这件事上面,腾出剩余两分来应付这对精力过剩的龙凤胎:“你们记得自己现在多少岁吗...

【谭赵】姻缘巧合(番外二)

  番外二·爹爹由父亲保护

  赵启平怀的是双胎,双胎不足月就生产的情况比比皆是,再加上肚子里的两个孩子脾气好像挺急的,立冬后的第五日,也就是月份刚过了九字,晚上亥时后,阵痛开始了。

  胎儿因为长得好,体型有些大,在肚子里撑得很,生产时疼得赵启平捶床,把谭宗明手都捏出青紫来。

  谭宗明有生之年头一次陪着坤泽生产,看着自己心尖上的人被疼痛折磨得冷汗涔涔,手疼,心更疼,任赵启平的指甲掐进肉里,连一声痛呼也没,急得眼中满是血丝,嘶哑着嗓子说再也不生了,就这三个孩子。

  幸而赵启平自己是大夫,产前没少走动,又是第二次生产,疼了半个时辰后,一声响亮的啼哭顺利降临在世间...

【谭赵】姻缘巧合(ABO)

*惭愧极了,没写什么新东西,只能老文重发当新年礼物,这是之前公开的内容,等会儿会单独发未公开的番外内容。

*AO3有全文链接,另外也有度盘的下载链接。

度盘链接   提取码: 2jwd

AO3全文点我

争取这几天写点新内容,不会出坑的。

【谭赵】命中注定我爱你(一)

  *狗血,ooc,慎入,慎入,慎入。

  *穿越同人小说,几万字短篇。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将赵启平笼罩其间,他迷茫地睁着眼睛。

  我……在哪里?

  我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在床上睡觉吗,这是停电了?但又不像,停电了也不至于黑成这样,跟整个人被泡在一缸墨汁里似的。

  目之所及处只有一片黑暗的他,懵懵然伸出手,手掌在眼前晃了晃——

  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眼睛出问题了?

  这个猜测让赵启平不可置信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很快他又冷静下来,挥动双手试探前方,触手是一片空气。赵启平小心谨慎地跨出步子,慢慢走动起来,试图寻找一个有实体的东西,让他能弄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蔺靖】性感蔺晨,在线陪聊

*视频普雷,慎入。
*手生,原谅可能不好吃。

  萧景琰打开门,进屋换鞋,壁灯闻声自亮,映出眼前满室的昏暗和冷清。
  蔺晨一周前去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作为青年医生的代表去的,为期二十天,还没到回来的日期。而从前不受父亲重用的萧景琰,自正式接手了家里的一个子公司后常常忙得脚不沾地,算算时间已经连续有三天在公司办公室里睡了,因此家里的空气显得格外冷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他吸吸鼻子。那人离开时,好像连家的味道也一起带走了。
  萧景琰有些迷糊地这样想着。
  今晚的庆功宴上他喝了不少酒,有点上头,现在口渴得很,脱了西服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萧景琰也不开灯,踩着拖鞋摸黑进了厨房,接了过滤的直饮水...

【蔺靖】不尽言

*七夕就开始肝了,到今天才写完,手感可以说是很不好了,可能不怎么好吃,见谅。
*三周年啦,虽然神隐了,但坑底还是有我的。
*大家周年快乐呀!(●'◡'●)ノ❤

  “热啊,热。”

  左手不停扇着扇子,白衣男子推门进屋,冲着屋里端坐的人抱怨:“你这金陵城,干脆叫火陵好了,每一入夏,热火大得都能把人烤熟吃啰。”

  书案后正襟危坐,一手拿本书,一手执笔落字,面带肃容的红衣男子,听见声音,从书中抬起头看向来人,提醒道:“蔺先生,入夏已过,此时立秋了。”

  “好意思说?”蔺晨左手横向一摆,“唰”的一声收拢了折扇,没好气道,“都立秋了,金陵城还如此炎热,所以你真的不考虑改个名字吗?可能改个名字后...

【凌李】《狐说》番外——“艳遇”

*送给 @大脸酱 ,太久没写了手很生,希望不要介意(<_<)

     沐浴之后,凌远头发半干未束,披了件松散的外袍坐于灯下看书。
  夜过亥时,屋外突然开始下起雨来,凌远起身刚将微微敞开的窗户掩好,就听见房门被敲响了。他打开门,发现是客栈的小二,来提醒自己夜间风急雨大,睡前记得关窗。
  “外面的雨下得太大,风吹着更冷了,客人要是没把窗关好,晚上怕是会被冻醒。”小二笑容满面地说。
  “嗯。”凌远颔首致意,“多谢了。”
  “客人多礼了。”
  天字号的客人今晚只有凌远一个,小二跑上来告知他之后,又忙不迭地跑了下去跟其他客人说。待小二走后,凌远关上...

【凌李】狐说(十八)全文完,附下载链接

一个目录(下载)

  两年后,在杜巡抚公子与季家六姑娘成亲的那晚,解决完马青的事后,李熏然“看着”凌远,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离开的背影,手里捏着那只装了清灵果酒的白瓷瓶子,捏得骨节发白,脚下也没有迈出一步去追。
  
  真是倔,比韦天舒那个属牛的还要倔。
  
  李熏然去牵凌远的手,像空气一样虚虚地握着,自言自语道:“你能不能多为自己想一点,我不需要你为我考虑那么多,等多久我都乐意,就算只能抱着和你在一起过的回忆渡过余生,我也心甘情愿。”
  
  但凌远听不见他的心声,将李熏然留下来的白瓷瓶子视若珍宝,整日揣在怀里,走去哪里都带着。明明是留给他缓解胃疾的东西,凌远却一口...

【凌李】狐说(十七)

一个目录(下载)

  依着凌远母亲的遗愿,小远改跟了收养他的义父的姓。
  
  李熏然知道,凌远向来性子沉稳,在不了解他的人看来,还有些偏冷淡,但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般冷如死水的时候。乌黑的眼睛里空洞无物,看得久了,还让人心里一阵发慌,毛毛的,让他的义母,也就是凌欢的母亲,有些不喜,对凌父暗中说过,这孩子,是个养不亲的。
  
  但她是大家闺秀,即便知道外界有传言说凌远是她夫君在外的私生子,即便自己本身不怎么喜欢凌远,可她也从未亏待过这个她夫君救命恩人的孩子,凌岳(凌欢的亲大哥)有什么,凌远就有什么,两人除了“父母”的疼爱不一样,在规格待遇上一模一样。
  
  甚至有时候东西只有一件,...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