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十五)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出乎意料的顺利。”山婆婆分神探了李熏然体内的心魔情况后,苍老的面容上浮出笑意,对坐在面前的人赞许地点点头,“你控制得很好。”
  
  李熏然被夸得不怎么好意思,挠挠头:“那就好。”
  
  陪同李熏然一起来的简瑶也高兴,用肩膀撞了撞自己的竹马,揶揄道:“我就说你这几日人逢喜事精神爽,小模样都光光彩彩的,心魔肯定作不了祟,恭喜呀!”
  
  李熏然被她的话里有话闹了个大红脸。
  
  同是狐族之人,自己元阳已泄,经了人事的事肯定瞒不过这些熟人。
  
  山婆婆却不懂,有些好奇地问:“可否告诉老身,明明前几日来查看,心魔还是异常活跃壮大,怎么突然之间就跟偃旗息鼓了似的,非但没有壮大,反而又被除去了一大半,剩不下多少了。”
  
  “呃……”李熏然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说凌远和自己洞房之后,太过高兴,心魔就被除去了一大半?
  
  “高兴的呗。”一旁的简瑶帮他回答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天下第一大喜事,有这等喜事在,心魔哪里还能有余地壮大呢?”说完,一手捂着嘴,看了看李熏然,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李熏然看着恍然大悟“哦”了一声的山婆婆,面皮臊得很,只能庆幸幸好凌远还不知道心魔的事,没有和他一起来,否则他定要用爪子刨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用洞房来解决心魔问题,难道该感慨一句,他不愧是一只传说中吸人阳气的“狐狸精”吗?
  
  “不过,”山婆婆稍稍沉吟,脸上笑意收了些,凝重起来,“剩下的那丁点虽然成不了什么气候,但留在你体内终究是个隐患。只是天下间的心魔各成各样,如何除去并没有个什么统一章法所以熏然你记住,用药物来外力抑制,不过是治标罢了,至于治本,还需要你自己好好琢磨一下,若想出办法来了,越早除掉越好。”
   
  李熏然也肃正了神色:“是,我记下了。”
  
  简瑶撑着下巴,手指轻轻敲着桌面,若有所思。
  
  

  
  晚上是凌远亲自下厨,做了烧鸡,切了满满一盘子放在李熏然面前。他夹起一只鸡腿放在李熏然碗里,对看着烧鸡出神的人说:“光看着做什么,快吃吧。”
  
  李熏然吸吸萦绕在鼻翼间的香气,一脸陶醉地说:“这可是天下第一美味的烧鸡,当然不光要吃饱,还要看饱。”
   
  “想吃的话,我每天都做给你吃,以后有的是时间看。”凌远道。
    
  每天。他喜欢这个词。
  
  “哈。”李熏然笑了一声,“也对。”说完,端起碗吃饭。
  
  凌远想起方才他那句话,有些兴味地问:“你还给天下间的烧鸡都排了名次吗?”
  
  认真吃着鸡腿的小狐狸,一听到关于烧鸡排名,这种完全考验他“专业”水准的问题,登时来了兴趣,三两下快速啃完鸡腿上的肉,擦擦嘴,掰着手指头对凌远数道:“几百年的烧鸡吃下来,我的评价还是公道的,你做的自然是天下第一美味,第二美味是达安城南的朱家铺子,他们家祖上和一只黄鼠狼妖有些交情,本事也学了不少,做鸡做得一绝。第三美味是皇宫里的御厨,虽然他们换人换得勤快,但手艺还是分毫不差。”
  
  听了这个排名,凌远对他嘴里的“公道”两个字产生了深深的怀疑:“那你觉得我这道莼菜鲈鱼汤做的滋味如何?”
  
  “顶好!”李熏然眼也不眨地夸道。
  
  “有多好。”
  
  “天下第一美味!”他毫不犹豫地说。
  
  好了,现在知道答案了。凌远一手扶着额头,终是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摇摇头:“你可真是……情人嘴里出天下第一美味。”
  
  被说破小心思,李熏然一点不脸红,得意之色挂满眼角眉梢,神采飞扬:“那当然!因为你就是天下第一好的凌远。”
  
  凌远一手抵着嘴角,也没压下那越来越大的笑容,伸出手摸摸小狐狸头发有些卷的脑袋:“那你就是天下第一美味”。
  
  低沉气音飘进耳里,想起夜里自己是怎样被凌远翻来覆去“吃干抹净”的天下第一美味,脸上瞬间蒸腾起了一片红云。
  
  吃完饭,两人并肩走在麓山的小径散步,暖黄的夕阳余晖温柔地罩在人间。
  
  麓山是一座灵山,山上四季如春,常年花开不败,环顾四周,无不是青山秀水,鸟语花香,令人见之忘俗,更别说还有数不尽的天材地宝隐匿其间,若不是修为高深的山婆婆镇着,无人敢放肆,否则各色妖怪趋之若鹜而来,估计要把麓山都挖空了。
  
  李熏然指着不远处的瀑布下,一根碗口那么粗的石青色云藤说:“捆妖索最重要的一味原料,现在只有麓山上才有了,你不是总说我力气大么,给你做一根捆妖索,我就什么修为都使不出来了。”
  
  凌远睨他一眼:“只要你不总想着把我扛来扛去,我做什么要捆你。”
  
  “哈哈……”李熏然哂笑,“我觉得如果抱着你走,你会更生气。”他比划了一个姿势,“就像这样,一手抄在你的膝弯下,一手揽在你这儿,然后打横抱起。”
  
  “那我还要谢谢你能为我着想了。”凌远似笑非笑地说。
  
  “……呃,不谢。”李熏然摸摸鼻子,感觉这话不像是在夸他。
  
  “那个时候,你有心魔了吗?”凌远突然问。
  
  心情放松的李熏然没反应过来,顺口答道:“不知道啊……”
  
  蓦地一顿。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凌远好一会儿,问:“你怎么知道……”
   
  “知道得不早,二十日前。”凌远诚实道。
  
  二十日前,也就是他们“洞房”之前。
  
  李熏然不知道想起什么,瞬间沉了脸色,转身就走。
  
  凌远皱着眉头盯着他的背影。轮到自己了,他才发现,原来以前自己在李熏然面前一言不发,转身就走的动作是这么可气,让他现在看了都有些手痒了。
  
  “我不是因为心魔的原因才和你……”凌远也不去追他,直接在身后扬声道,“交配!”
  
  这两个字,像两颗钉子,将李熏然离开的步子一定。耳根微烫,面皮薄的小李狐狸转身飞快跑回来,把凌远打横一抱——跟他方才形容的姿势一模一样——飞快遁走了。
  
  原地,沉默良久,当自己不存在的树精们、鸟精们和花草精们,叽叽喳喳地开始说起了有关“交配”的话题。
  
  “看来我真的需要一根捆妖索了。”凌远幽幽道。被李熏然抱回洞府的他,直到被放下,都有种自己是被强抢的“良家妇女”的错觉。
  
  李熏然瞪着一双滚圆的眸子看他。
  
  凌远认真地对他建议道:“别瞪了,本来眼睛就圆,瞪起来没什么威慑力,只会让我想揉你。”
  
  鹿眸瞪得更圆了,整只狐狸气呼呼的,狐狸毛都要炸开了。
  
  凌远一笑:“你生气什么,以为我和你洞房是因为你有心魔,在可怜你?施舍你?”
  
  李熏然抿唇不答。
  
  凌远没听到回答,还像是挺满意,点点头继续说:“幸好你没说是,否则我就要生气了,你哄也哄不好的那种。”
  
  李熏然眸光闪烁,仿佛挣扎了再三,开口道:“那你是因为什么?”
  
  “就这么想听我说喜欢你?”凌远眉梢一挑。
  
  无比直白的一句话,让被顺毛捋的小狐狸满意了,但想起方才自己无端冲他发的一场火,李熏然又不好意思起来,头顶的卷毛左右摇晃,小心解释道:“方才你说交配的时候,周围很多精怪在听着,我一时情急才抱你回来的,你不要生气。”
  
  “周围有很多精怪在听?”凌远想起他们每天晚上的交配活动,脸色顿时不好,目光环顾四周,像是要找出什么东西来。
  
  李熏然连忙道:“我这洞府里面没有,成精的妖怪都有灵智,如果未经允许就住进别人的洞府,会被认为是想抢地盘,要打起来的。”
  
  凌远这才放下心,把注意力转回话题被扯了八百里远的李熏然的心魔一事上。
  
  “因为当初我的拒绝,你滋生出了心魔的事,是不是别人不说,你就永远不会告诉我。”
  
  李熏然低头,犹豫着说:“我怕你自责,也怕你因为自责而答应和我在一起。”
  
  凌远伸手抱住他的小狐狸,心口又涨又涩:“熏然……上辈子的我或许跟着女娲娘娘补了一次天,这辈子才会这么幸运,遇见了你,还被你爱上。”
  
  这句是夸奖,李狐狸听得不能再明白,心里美滋滋的,回抱过去:“我也是跟着女娲娘娘补过天。”
  
  所以才会这么幸运遇见你。
  
  “不对……”凌远声音有些低,“我其实并不好……”
  
  李熏然立刻否认:“不对。”
  
  “小狐狸……”凌远揉着他后脑勺上柔软的头发,“你不懂。”
  
  李熏然挣扎着想从他怀里探出脑袋否认,但被凌远按下了,虽然挣脱他的这点力道不是难事,但李熏然察觉到凌远的情绪正是低落,便乖乖地趴着不再动。
  
  凌远抱着怀里人,紧紧的,像是在从李熏然温热的身躯里汲取开口说话的勇气,半晌静默无声。
  
  他眼睛一闭,睁开后眼睑半垂着,好像在看着自己胸膛里跳动的那颗心:
  
  “我是个被父母视为不该出生的怪物。我的血液里,一半是懦弱疯狂,一半是自私凉薄。”
 
 
  
  
  未完待续
  

评论-32 热度-334

评论(32)

热度(334)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