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逾墙(上)

一个目录
【谭赵】逾墙

  文案:
  村子有个学堂,学堂里只有一名教书先生,先生博学多才,不仅能教书还能当大夫,长的也是面如冠玉,玉树临风,上门提亲的媒婆能踏破门槛。
  村子靠山,有很多家猎人,其中最有名的打猎好手,是教书先生隔壁那家。
  有一天,教书先生和猎人家的那堵墙,垮了。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宗明 赵启平┃ 配角:…… ┃ 其它:……
  

  
  “小赵先生回来了!”
  
  “先生回来了……”
  
  从村口六婶家里打完酱油回来的赵启平用钥匙打开自家大门后,一头雾水地看着站在自家院子里满满当当的人,惊疑不定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钥匙,又看了看刚被自己打开的门。
  
  没错,这是自己家。没错,自己出门的时候锁了门的。
  
  围观人群熙熙攘攘的,听到从后方传来的喊话,从最前方到最后的人流,自动分开一条路给提着一坛酱油的赵启平,让他看清楚自家发生了什么事。
  
  坐在一堆砖石黄土块中间的谭宗明被灰尘扑了满头满脸,正在四处搜寻看还有多少砖头是完好的,一抬头见赵启平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迅速放下手里的东西眯起眼睛对赵启平笑。
  
  赵启平:……
  
  “我家的墙怎么塌了!”他可算是知道这一院子的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
  
  “……我可以解释……”
  
  “说!”赵启平怒气冲冲,圆眼睛瞪成了溜圆的珠子。 
  
  事情是这样的。谭宗明前些日子请人在自家院子里修了个磨盘,磨盘建好后本想在今天用用,谁知道拉磨盘的驴来了驴脾气,不仅不听指挥还死活非往赵启平那院里跑,年久失修再加上前几日下了几天暴雨泡着,这堵墙没禁受住那驴的几脚“哗啦”一声就垮了,幸好谭宗明反应快及时躲开,否则现在得在床上昏迷着。
  
  至于那头始作俑驴,被墙倒的声音吓得吱哇乱叫嚎得惊动了半条村的人,饱受惊吓后已经畏罪潜逃了,留下谭宗明一个人直面赵启平的怒火。
  
  “这墙我绝对会负责修好的。”谭宗明严肃地立下保证,只是灰头土脸的模样有些降低可信度。
  
  赵启平用不信任的眼神瞅他,驴把墙踢了,他总觉得谭宗明自己把墙踢了可信度还高一些。
  
  但现在墙垮都垮了,赵启平也没千里眼看见它是怎么垮的,只能任由谭宗明说了。最后在围观群众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下,赵启平也只拿眼神恶狠狠地瞅了几眼谭宗明,让他快点修好。
  
  围观群众见事情顺利摆平,邻里之间恢复了和谐,满意地点头离去。
  
  “哎,你说这小赵先生对谭兄弟怎么总是一副有过节的样子,先生平时看起来挺温和的。”
  
  “不知道呀,要不是知道他们俩关系不好,我家那婆子也不会非赶我来帮着劝劝……”
  
  
  
  待人走完,赵启平锁好院门后走到谭宗明面前站定,此时谭宗明已经从那一堆土块里站起了身,男子身形颀长伟岸,气定神闲一脸淡定没有半点方才的“可怜”模样。
  
  赵启平就知道这人素来最会伪装。双手抱臂环在胸前,下颌微抬眼角略略下垂睨着谭宗明,赵启平说:“要让北魏那些将军见了你方才的模样,不知道算不算我大齐之耻。”
  
  谭宗明嘴角抿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我已经解甲归田了。”比起反驳,这句话更有提醒的意思。
  
  “那好,既然你现在无官职在身了,我这小老百姓也无需再对你毕恭毕敬的了。六日内,把墙修好,否则……”赵启平把眼睛眯了眯。加上那天生上翘的眼尾,谭宗明觉得赵启平现在特别像山间的小狐狸,毛茸茸的一团让他心痒痒。
  
  “否则?”语调上扬,听不出谭宗明半点紧张。
  
  “否则……”赵启平笑得温和,“我就只好去林小宝家里借住几天了。”
  
  林小宝是他的学生,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娘一直孜孜不倦地想给赵启平说媒,之前大多都让赵启平以忙推了,如果他借住去了林家,可就再没有借口推脱了。
  
  谭宗明脸上的风轻云淡挂不住了。
  
  “六日,说好了。”赵启平继续笑,只是笑意扩大了些,神清气爽。
  
  “说、好、了。”一字一顿。
  
  赵启平挥挥手转身,扔下一句话,“若是六日内你敢逾墙半步,那个‘否则’提前。”
  
  
  倒了一地的残砖废土犹如楚河汉界,将两家院子继续隔开。谭宗明立于其间,看着赵启平的身影消失在里屋后,低头扫了一眼这一堆狼藉,眸色深深犹如一只正在静候猎物落网的山豹子。
  
  
  炎炎夏日,就算是夜晚也没凉爽几分。太阳西沉之前赵启平往院子里泼了水,到了晚饭的时候地面上的热气已经被带走得差不多,从闷热的厨房里解脱出来赵启平便把桌子支在了院子里,准备在屋外吃晚饭。
  
  “启平,我这儿在烤肉,分点?”谭宗明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还伴随着一阵肉香。被撞塌了的墙土已经被谭宗明打扫干净,两人在自家院子里往对面望去,都是“一览无遗”。
  
  赵启平面无表情地嚼着酱萝卜,不答话。
  
  “昨儿个打的一只野山猪,肉多油厚,我留下了两只腿没拿去卖,夏天也不禁放,你要不帮我吃一些,扔了怪可惜的。”谭宗明继续说,“我正好没煮饭,你要觉得行可以分给我些,我也匀你些肉,这样的话谁也不欠谁。”
  
  “啪”赵启平放下筷子,谭宗明住了声。
  
  “米用的是大米,但稀饭里面加了红薯,吃吗?”赵启平问。
  
  “吃。”谭宗明哪里有不吃的道理,立即起身去屋里拿了碗出来,两人在“残垣断壁”中交接对方的碗,又在“残垣断壁”中把盛好东西的碗交还回去,整个过程两人连手都没有越过界。
  
  两家院子中间那道深色的痕迹,无声地彰显着存在感。
  
  赵启平说的是煮的红薯稀饭,但给谭宗明的那碗里盛的满满当当的全是白花花的大米,只有零碎的一些煮烂了的红薯渣在里面,浓稠得把筷子插上去都能立一刻钟。谭宗明看着那碗稀饭,又看看背对着他正在吃饭的赵启平,无声地叹了口气。
  
  你我之间,真的要分的如此清楚吗?
  
  
  吃完晚饭又收拾了一下屋子,赵启平热的像是从蒸笼里爬出来般,浑身都是汗。去水井里打了水把澡洗了后,赵启平拿出把藤椅披散着头发坐着纳凉。
  
  蕴了一个白天的热气已经被夜风卷的差不多了,他刚才又用井水冲了澡,躺在藤椅上看着头顶遍布的星子,悠悠的晚风一吹,吹得赵启平陷在椅子里昏昏欲睡。
  
  夏日蚊虫多,赵启平又是个招蚊子的体质,便在院子里栽种了一丛丛的香艾,刚洗澡的时候又淋了些泡过艾叶的水,因此他才得以惬意地在屋外纳凉不受蚊子打扰,但另一个院子里的人明显不知道这个。
  
  谭宗明也像他那般搬把椅子出来躺着纳凉,可奈何蚊虫凶猛,也不嫌弃他皮糙肉厚盯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就是一阵狠咬,咬得谭宗明心烦意乱,纳凉的心思也没了坐起身专心打起了蚊子。
  
  “啪!”“啪!”“啪!”
  
  接二连三的巴掌声响起,打断了赵启平此刻的安静惬意。有些恼怒地微微拧眉,赵启平站起身往谭宗明那儿走去。
  
  “能小点声吗?”赵启平在中线处站定。
  
  黑灯瞎火只靠头顶的星光照明的晚上,谭宗明再是有心杀蚊,也无力回天,声势浩大的一片巴掌声中,收获甚微,把谭宗明气的不行,耳边的嗡鸣声仿佛是蚊子宣告胜利的鼓声。
  
  “蚊子太多了。”谭宗明说完又是“啪!”的一声。
  
  “启平你那儿没事吧。”谭宗明一边拍蚊子一边问他。谭宗明记得赵启平是个招蚊的体质,小时候有次见他嘴巴肿肿的,还以为他是吃东西烫着了,一问后才知道是被蚊子叮了。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脸上不加掩饰的关切,手心紧了紧,转身离开了墙边。谭宗明也不在意他的不接话,这些日子以来实在是习惯了赵启平的冷淡。
  
  “把这个用火点了,在墙角处熏,驱蚊。”赵启平返身回来,手里摘了一大捧艾草。
  
  谭宗明受宠若惊地接过来,正欲说些什么,赵启平却道:“你那碗山猪肉比我的白米饭值钱多了,这个是补偿。”
  
  话里话外又是在和谭宗明划清界限。
  
  谭宗明嘴角边原本噙着的笑意淡了下去,手上不重的一捧艾草却让他觉得心力交瘁。
  
  “启平,你我之间非要如此生疏吗?”谭宗明终于还是问了出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赵启平。
  
  赵启平也不避着他的眼神,直视着说:“有些事情还是界限分明比较好,谁也不欠谁。”一双水润明亮的眸子里满是坚定,谭宗明以前最爱这个,但现在却让他如鲠在喉。
  
  “谁也不欠谁?”谭宗明上前一步,步子堪堪停在那道痕迹前面。常年沙场征战带着刀枪铮鸣声和血腥味的气势,没有被他此时身上穿着的那套粗布短打所掩,反而更显粗犷和迫人,毫无保留地尽数倾斜下来,如泰山压顶兜头把赵启平罩了进去。
  
  赵启平只是一介书生,拿惯了笔杆子,再加上之前谭宗明从未在他面前显露这个,此刻竟有些招架不住,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不要后退,不长的指甲深陷入手掌心,麻木的疼痛让他拉回自己的理智。
  
  “想动手?”赵启平尽量让自己声音放平,努力做出一副“奉陪到底”的表情,挺直的腰背上已经挂了汗水。这家伙不会真要动手吧。赵启平想起以前看见的被谭宗明一脚踹断的树干,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
  
  谭宗明还是那副肃然到冷峻的表情,微微倾斜了身子靠近赵启平,两张面孔近的呼吸可闻,他一点也没放过赵启平眼里一闪即逝的慌乱,压低了嗓子用气音诱惑般说:“我怎么舍得对你动手。只是——”
  
  谭宗明拖长了调子,“启平你带走了我最珍爱的宝贝,敢说谁也不欠谁?”
  
  “我拿你什么宝贝了!”赵启平被他故意压低的气音弄得浑身战栗,圆眼一瞪,这句话颇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我的宝贝,叫,赵启平。”谭宗明站直了倾斜的身子,气定神闲地吐出赵启平的名字。
  
  “无聊。”赵启平转身就走。他是太蠢了才会站这儿听谭宗明说的这一阵废话。
  
  “记得把宝贝还给我!”谭宗明好整以暇地在身后出声提醒他。
  
  回答他的是一声摔门声。
  
  这脾气还是那么大。谭宗明摇摇头,无奈地说,然而脸上却全是笑意。
  
  
  
  
  
  未完待续

此系列只有三集。

评论(16)

热度(40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