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29

一个目录
  荣石凝视着那双浸透了哀伤的眸子,久久没有言语,任许一霖连声对他道歉。
  
  “荣石……对不起……”
  
  荣石愣怔着想,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那人,接受我也是因为我和那个人很相似。
  
  可他说不出来这些话。许一霖无法给自己更多,所以他只能道歉。
  
  终究意难平。
  
  荣石直直地盯着许一霖的眼睛,哑着声音问道:“你……还要等他的下一世吗?”
  
  许一霖移开了目光,不看荣石,垂着的眼睫既长且密,遮去了他眼里的难过。
  
  要等石头吗?许一霖问自己,他还配吗?
  
  他对不起荣石的同时,也辜负了石头,那个曾经为了他对抗天下人的石头。
  
  许一霖眼睛模糊得厉害,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滚落在他搭在荣石右手的手背上。荣石手掌轻颤了一下。
  
  “你不必考虑我的感受,给我一个真的答案,顺从你的本心回答,你会等他的下一世吗?”荣石声音很温和,听不出一点怒意,甚至是带着温柔的。
  
  许一霖仍是低着头,轻点了一下。
  
  荣石恍惚间觉得自己喉间有了血腥味。他眼中一丝水意也无,英挺的眉眼间带着好奇地问:“他是个很好的人。”
  
  不是疑问,但许一霖还是点了头。
  
  “你忘不了他,还很爱他。”
  
  许一霖觉得羞耻极了,他身体里还有和荣石刚交合过的痕迹,但他却点了头承认自己爱着另一个人。
  
  这让他无地自容。
  
  “我知道了。”
  
  荣石没再问他什么,抽回被许一霖握住的手,起身穿好了衣物朝门外走去。许一霖低着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胸口空得发疼,然而他却没有勇气叫住荣石。
  
  
  
  
  屋外太阳已经西斜,荣石走出屋门后才看清这是一间不大的小木屋,周围全是五六人合抱粗的参天巨树,如盖的繁茂枝叶本应将这间木屋上空的天遮得一丝光线也进不来,可令人惊异的是,像是有意而为一般,这些大树的枝叶在触及到木屋上空的时候就停下了,围拢成一个圆形,让日光洒落下来,也让荣石可以以凡人之躯视物。
  
  如此诡秘的场景没有让荣石心生怯意,抬起步子就往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有个二头身大眼睛的人参娃娃。
  
  人参娃娃还没完全变成人形,两只手还是参须模样,光着两只雪白的小脚丫坐在树叉上,也许是太过无聊,他正低着头捋着自己手上的参须玩儿。
  
  听见荣石的脚步声,人参娃娃抬起头,和许一霖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尖下巴让荣石心下一动,声音也柔了许多。
  
  “小娃娃。”荣石和他打招呼。
  
  人参娃娃不细的眉毛一皱,红润的小嘴一嘟,似乎对荣石这个称呼很不满意,“我不是小娃娃,我有……几百岁了!”他伸出六根手指一比,然后觉得不够,又加了两根。
  
  荣石见他一脸认真地反驳,却又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岁的小模样实在是可爱,便道:“那好,不叫你小娃娃……叫你……小人参?”
  
  人参娃娃一昂头,奶声奶气道:“我有名字!我叫然然!”
  
  然然?这是名字?荣石疑惑,不过现在也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他顺着然然的话道:“好的,然然,你知道这里哪儿有水吗?”
  
  然然很轻易地就被荣石带远了话题,睁着占了小半张脸的大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似乎在回想什么,然后又咬着自己的“手”,一脸为难。
  
  荣石心想这个人参娃娃的心智和他的长相应该是搭的,让他给自己指路,实在是难为了。
  
  “离这里不远的话,然然就带我去,好吗?”荣石柔声商量着问。
  
  然然大眼放光,立刻从树叉上跳下来——荣石心都漏跳了一拍,眼疾手快地将小娃娃接在怀里,一股沁人心脾的参香直达肺腑。
  
  然然在荣石怀里扭着小身子,小脸绯红,有些害羞,但也没开口让荣石放他下来——这人身上有山主的味道,很舒服。
  
  
  
  
  
  许一霖心灰意懒得很,也不管自己身上狼狈的情事痕迹,坐在床上低着头发呆,他想荣石应该是走了。
  
  他这次走了,就意味着自己再没有理由去找他了,两个人是真的完了。
  
  正在许一霖思绪混乱的时候,荣石从门外进来了,许一霖闻得脚步声,抬起头,怔怔的目光里又带着些惊喜和不可置信。
  
  荣石看清了许一霖在想什么,心中一涩,脱下自己外袍搭在许一霖身上,俯下身打横抱起他,“我没走。”
  
  荣石身上有股水汽,清爽得很,方才他应该是去找水洗身了。许一霖被裹在衣服里,依偎在荣石胸前,听了荣石的话后,双手犹豫片刻后,还是抬起环上了荣石的脖子。
  
  人参娃娃应该是听了荣石的话,避开没有出现,荣石稳稳地抱着许一霖去了溪边,洗掉许一霖身上和体内的黏腻液体,原路抱回将他放在床上后,又拿上自己和许一霖的衣服去洗。
  
  来来回回好几趟,最后赤着上身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只硕大的叶子,里面装了些浆果。
  
  有许一霖渡给他的灵力在,荣石也不觉得饿和累,想起许一霖爱吃这些瓜果,便摘了些能吃的果子回来。
  
  衣服被晾在几根木棍上,随着夜风的吹拂不停地晃荡。木屋简陋,连烛火都没有,荣石身上也没带打火石,只能靠着月华的光亮走动。
  
  许一霖手里捏着一颗果子,舍不得吃一般小口小口地咬。
  
  荣石盘膝坐在他对面,沉默地看着他,深邃的眸子在夜色中看不清情绪。
  
  “然然说你受伤了?”
  
  许一霖吃果子的动作一顿,细白的手指紧了紧。
  
  “嗯。”回答的声音很轻。
  
  荣石那时候是真的想走了,他不知道出去的路,但想着沿水流的方向走总没有错,可听人参娃娃无意中说起许一霖受了伤,所以给他化形的时候才没有完全,两只手还是人参模样。
  
  荣石不争气地心疼了,便留了下来。
  
  “怎么会受伤。”他记得许一霖那天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是你离开后的事吗?”
  
  许一霖犹豫着,没有立刻回答。
  
  “不说,算了。”荣石扭过头,看着屋外。
  
  “荣石……”许一霖放下果子,道:“我……不是许一霖。”
  
  荣石转过头,鹰隼般锐利的眸子在黑暗里也能看出审视。
  
  “我只有一个一霖的名字……”许一霖的声音仿佛隔了很久的时光穿越而来,“是他给我取的。”
  
  “一霖,我唤你一霖可好。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那人英朗的面容上满是柔情,“我得你——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
  
  “水生木,然水多木漂,过犹不及,因此多木成林,取霖字。”
  
  “一霖,一霖。”带着气音的呼唤声,让许一霖听再多都免不了手脚发软。
  
  这是他给自己的名字,陪自己走过了漫长的光阴岁月。
  
  荣石默不作声,心里涌起的是愤怒还是悲哀,他已不知如何分辨。许一霖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被打满了那个人的烙印,他拿什么去争。
  
  许一霖说了个开头后,横了心一般,说话流畅了许多。
  
  “这件事本来没有人会知道,但因为一件事,我的身份暴露给了许家祠堂里的几位先祖灵魂。”
  
  许家先祖因为刘氏所孕之子并非许家后代,因此执念化为了怨念,但修为不深,只能干扰刘氏让她心绪不宁,无法安胎。可对于身体本就娇弱的孕妇来讲,这点心绪不宁,再加上刘氏本就心里有鬼,已经足够让刘氏落胎。许一霖早知刘氏和许家的因果报应,哪里能坐视不管,便打算送那几位怨灵入轮回。
  
  谁知许家祠堂里还有一只胆小鬼,一直躲着没出来,也因此知道了许一霖肯定不是他许家后人。许家绝后的事实让这只胆小鬼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决意让许一霖和刘氏付出代价。
  
  然而修为不高的他连托梦给许乐山都无法做到,鬼上身的话又势必会短许乐山的寿,胆小鬼只能静待寻求机会。
  
  谁知道机会这么快就到了,有个叫衡玉子的道士一天来了许府,对许父说了他在荣府的那套说词,告知众人许一霖是妖。衡玉子拥有天眼,胆小鬼立刻就暴露了,在许父将信将疑的时候,衡玉子让胆小鬼现了身来证明。
  
  胆小鬼不仅说了许一霖不是许家后人,还说了刘氏所怀的不是许家后人的事。
  
  许乐山气得差点当场升天,抓了刘氏就要沉塘浸猪笼,却被衡玉子拦住了。
  
  他打算以刘氏为饵布局,引许一霖来救。
  
  那晚荣石去书房见荣父,前脚刚走,衡玉子就到了,似乎很不经意地透露出刘氏明早就要被人沉塘的事。
  
  许一霖知道后肯定是要去救,可衡玉子这明显就是布了局在等他自投罗网,荣石会不会同意他涉险是个问题。 本来他想告诉荣石一声,可荣石说让他不要管其他事的那句话让他犹豫了。
  
  许一霖思忖片刻,觉得救刘氏一事并不难,天亮之前就能赶回来,没必要让荣石为他担心,便按下不提,等荣石熟睡之后再离开。
  
  营救一事也确如许一霖所想的那般容易,衡玉子布下的种种法阵陷阱一点用都没有。许一霖救了刘氏出来,一路往城外走,本想将她安置在城外,谁知……
  
  刘氏用沾了尸油、嵌了咒印的刀捅了许一霖的心口。
  
  尸油极恶,刀属金克木,又有咒印加持威力,由许一霖毫无防备的人动手,衡玉子为了杀许一霖也是费了番心思。
  
  
  
  
 
  
  
  未完待续
  

评论-47 热度-563

评论(47)

热度(56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