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一)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给我家刚出生的“崽子”的贺文,希望能喜欢,预售期间完结。

 

  清早刚下完一场小雨,泥地还湿润着。 
   
  柳绿花红的三月,淅淅沥沥“贵如油”的春雨,将庭院花架下怒放中的藤萝浇灌得越发妖娆滋润,层层紫色晕染在空气中,如云倾盖,似烟缭绕,又像是美人那无暇的面容上,遮掩着的雾一般的轻纱,令人视之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一双男俊女靓的璧人,就坐在这盛放热烈的藤萝花下,互相依偎着彼此,静谧无言,却情愫自显,在这如画一般的场景中,是说不出的般配,让旁人见了,连呼吸都不由得放轻,生怕发出动静,贸然惊扰了他们半分。 
   
  李熏然拎着一包从城南朱家铺子排了近半个时辰的队才买到的烧鸡,站在院门外不知道看了这幅场景多久,最后离开的时候,原先站着的那处地方,湿润的泥地凹陷下去,现出了两只深深的脚印。 
   
  良久后,一个女声问:“……应该走了吧?” 
   
  “走了。”男声略显低沉。 
   
  “呼——”花架下的女子立刻坐直了身体,长舒一口气,抬起手抻了抻两只胳膊,又左右扭了扭脖子,哀叹一声,“从来不知道只是坐着也能这么累,再多‘依偎’一会儿下去,我也许就要落枕了。” 
   
  嘟着红唇愁眉苦脸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方才的娴静恬淡。 
   
  男子似乎情绪不高,声音一直低低的:“凌欢,这次多谢你了。” 
   
  “说什么谢,你可是我哥——唔……”凌欢还没把那个“哥”字说完整,嘴就被凌远飞快地捂了,唔唔嗯嗯地反应不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她听见一道磁性好听的声音响起—— 
   
  “凌大夫,这位是?” 
   
  竟是李熏然去而复返了。凌欢陡然一惊,暗自庆幸幸好她哥及时拦住了她将要说出口的那个字,否则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但二哥是怎么知道的他来了。她心中不禁纳闷起来。不过眼下明显不是在意这个问题的时候,捂在嘴上的手撤了开去,凌欢急中生智,伸出粉拳,不轻不重地捶了凌远的肩膀一下,满脸“娇羞”道:“你看你,都被别人看去了。” 
   
  凌远嘴角一抽,被小妹的即兴发挥有些惊住了,他实在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只好对那笑容僵硬的青年回道:“她比较害羞。” 
   
  害羞……李熏然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一向黑亮的眸子仿佛瞬间失去了光彩,黑漆漆的看不到底,他似乎一定要凌远说个明白答案出来,便接着问:“这位姑娘是凌大哥的……” 
   
  凌远被他看得心中一紧,微微撇开了视线回道:“是我的未婚妻。” 
   
  他盯着青年有些微翘的下巴说:“已经请冰人合过生辰八字了,只待挑选一个良辰吉日便可完婚,成亲那日,熏然你记得要来喝喜酒。” 
   
  李熏然的心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捶了一下,从心口开始,蔓延到全身的鼓鼓胀胀的疼,疼得他脑子嗡嗡地响,深入骨髓,比当初为了化形被九道天雷劈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更甚。 
   
   
   
  万物有灵,其中以人为灵长,受尽天道宠爱,若是妖类想化为人形,都要历经天劫。然而九道天雷之下,魂飞魄散的小妖数不胜数,别说化人形了,连妖命都丢了,轮回都入不得。这些惨剧把小时候听族中长老讲故事的李熏然吓得不轻,抱着自己蓬松的狐狸尾巴瑟瑟发抖,心说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化形,就做一只狐狸多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山里活了三百年,李熏然度过了他无忧无虑的幼崽时期,一直到他四百岁的时候。按照白狐一族的惯例,四百岁是个分水岭,这些即将成年的狐狸都要被放下山去修炼,经历世间百态,直到修为足够强大了之后才能回家。 
   
  李熏然不明白什么叫做“足够强大了”,难道要像人类话本里面那样,搞个什么比武大会排名次? 
   
  白胡子长老被他说得好笑,摸着小孩儿的狐狸脑袋,语重心长地道:“我们白狐一族,真正称作足够强大了,就是当他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的那一天。” 
   
  李熏然下山后,咬着一只烧鸡腿,回忆起长老说的这句话,十分忧愁,心想:族中那么多高手,要是看上了自己的烧鸡,他哪里打得过呀,又谈什么保护。 
   
  于是,在这种“为了保护自己的烧鸡”的想法下,李熏然修炼得极其用心。天不负有心狐,如此聪慧努力的一只小狐狸,不过短短的百年时间,修为就涨到了可以化为人形的临界点。 
   
  化为人形=历经天劫=九道天雷=小命不保,顷刻之间,李熏然便已在心中算好了这个过程,小时候被吓出来的心理阴影瞬间蒙上了心头,抱着自己蓬松的狐狸尾巴,他当即决定:抑制修为,不要化形。 
   
  但修为这东西哪里是他想抑制就能抑制得了的,以前修炼的功法早已烂熟于心,就算他有意控制,功法在睡觉的时候也会自动开始运行,从而吸收天地灵气,巩固和增长他的修为,烦得李熏然整只狐狸都不好了,最后翻遍了有关这方面的所有书籍,终于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那就是定期服用化功散。 
   
  此“化”并不是说把修为全部散去,至此一切归零——李熏然再不情愿化形,但他对自己辛辛苦苦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修为没有意见,不会笨到不要它们——而是暂时地将体内的修为散去,等到化功散的效力退去,他依然可以恢复修为,只是有些微不足道的副作用,之前的修为或多或少会降低一些。 
   
  李熏然觉得这“微不足道”的副作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也没考虑更多,去妖市上很快找到人兑换了一瓶“化功散”,从此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跟吃糖豆似的服用。 
   
  然而他光考虑到抑制修为的“好处”了,却没想到失了修为的自己,就算活了五百多岁,可还是只“涉世未深”的刚成年不久的狐狸,哪里是狡猾的人类的对手。于是,在吃了一只被撒了迷药的烧鸡后,暂时修为为零的李熏然,昏睡之后再醒来,就是被打断狐狸腿关在了笼子里,等着来来往往的人挑选回家,或者作为玩物,或者被剥了皮做狐裘。 
   
  那时候李熏然才头一次确切地知道了害怕两个字怎么写。 
   
  也是那时候,他遇见了凌远。 
   
  就像许多话本里写的那样,重伤的狐妖被人类大夫救下后悉心照料,慢慢的日久生情。 
   
  除了李熏然是一只男狐狸精,性别不太符合话本之外,其余的半点新意也没有。 
   
  连李熏然自己都觉得奇怪,他怎么喜欢这个人类大夫呢? 
   
  不就是比别人长得好看一点,比别人细心温柔一点,比别人做饭好吃一点,比别人……么。 
   
  掰着自己短短的爪子,春心萌动的李白狐狸一点点数着“比别人……”,最后四只爪子都不够数了他才停下,然后把有些热的狐狸脸埋进蓬松的大尾巴里,他心想:原来凌远这么好。 
   
  这么好的凌远,他既然喜欢了,就要配得上才行,于是在辗转反侧了数个夜晚之后,李熏然终于做出了那个曾经让他避之不及的决定:化成人形。 
   
  在被九道天雷劈得尾巴毛都秃了之后,伤痕累累的李熏然挺过了生死关,成功化为了一个长腿细腰的美青年。说到这里,他还有些觉得奇怪,明明族里其他狐狸化为人形,生的都是一双水光潋滟的含情桃花眼,到了自己这里,却是圆圆大大的一双鹿眸。 
   
  让李熏然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狐妖和鹿妖生下的混血妖了。 
   
  化形之后,急于见到凌远和他以人身培养感情的李熏然,连养伤都顾不得,更顾不得自己被雷劫劈得不稳的修为,高高兴兴地就开始筹划和凌远相识的“套路”。 
   
  凭借自己在他身边做狐多日积累下来的经验,摸清凌远喜好的李熏然,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地就接近了自己的心上人,与之相遇相识,关系也慢慢拉近,到后来李熏然甚至与凌远抵足同眠过,两人之间几乎是无话不谈。 
   
  只不过他的身世还是编造的。李熏然觉得人妖相恋这种事应该循序渐进地来,毕竟…… 
   
  他用了个比喻:自己只喜欢吃烧鸡,而不会想和烧鸡爱得死去活来,缠绵一生。 
   
  凌远同理。 
   
  白狐作为一只宠物很好,但要打破固有观念,和一只白狐相爱,李熏然还是很担心,生怕自己说出实情后,从此在凌远眼里,他的地位只是一只用来冬天抱在怀里暖手的宠物。 
   
  那简直是惨绝人寰的悲剧。 
   
  所以思来想去,李熏然还是决定先让凌远爱上人形的他,然后再告知真相,这样一来,凌远应该会比较容易地接受自己。 
   
  然而,这世上的事,终究不能依着自己的想法来。 
   
  因为当初过雷劫的时候,李熏然被九道天雷劈成了重伤,修为也跟着不稳,可他为了早点和凌远在一起,没有找个适合修炼的地方把先把修为巩固好,就急吼吼地开始自己的追人计划。 
   
  于是就此埋下祸根。 
   
  在一次对饮醉酒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暧昧,李熏然不知是醉的,还是怎么了,脸颊通红,双目含水地看着凌远的脸慢慢凑近…… 
   
  “咚”,“咚”,“咚”,心跳如鼓点重锤,但没想到就在那双菱唇即将印上他的时候,骤然漏跳了一拍,李熏然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闷痛,顿时控制不住体内迅速流窜的气流,耳朵一热,两只尖尖的雪白的狐狸耳朵噗噗地就冒了出来。 
  
    
  他想,自己的整个狐生,或许都忘不了凌远当时不可置信到极点的震惊表情。 
   
   
   
  
  未完待续 
   
   
  

评论-43 热度-444

评论(43)

热度(444)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