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16

一个目录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孙焕相亲还一点成果也没有,他本人倒是不急,只是他娘——巡抚夫人冯氏为此已经快得心病了,没少在他爹耳边叨叨,把孙巡抚烦的不行,他认为孙焕应该先立业后成家,再说他家儿子也不愁娶不到媳妇,因此被孙焕一求,孙父大手一挥就派了个差事给他,不日后赴任,让孙焕暂时远离他娘的视线。 
   
  孙焕乐得轻松,只是此去赴任难免一年半载见不到自家兄弟,于是在临走前找了一圈弟兄吃了个饯别宴。 
   
  这饯别宴吃得“别致”,不是府里的丰盛大餐,而是山半腰上的一次野炊,孙焕提前还说了,不管是哪家矜贵的公子爷,这次都不准带伺候的下人去,否则别怪他孙小二爷翻脸不认人。 
   
  能和孙焕称兄道弟的,都不是脑满肠肥之辈,因此对这个要求虽然不解,但全部受邀的人都遵守了,把自家府里的人都留在山脚下,一个个身娇肉贵的少爷拄着竹杖爬上了半山腰。 
   
  傅郴也在此列,因为身体还未康复好,要他爬上半山腰可能半条命都没了,所以一开始荣石打算背他上山。可孙焕在一旁道一霖也去呢,你不陪着他像什么话,傅郴我来背就行了。 
   
  许一霖正想说我没关系,可看了看傅郴后,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做声地等着荣石的回答。 
   
  荣石看着向来善解人意的许一霖,此时却不做声,心中一喜,于是带傅郴上山的责任心也没那么强烈了,略略沉吟后对孙焕道了谢。 
   
  傅郴何等玲珑心思,看了这一场景哪里有不懂的,心里苦涩,面上却只是风轻云淡地笑了笑,对孙焕道了声烦劳。 
   
  孙焕朗声一笑,说你们俩这是做什么,自家兄弟还说什么谢和烦劳,然后在傅郴面前扎了个马步,把后背送到他面前。 
   
  傅郴抿了抿嘴角,看着面前可以说是宽阔伟岸的后背,慢慢将手搭了上去。 
   
  上山的路不长,就是偶尔有些陡坡或是小水沟,许一霖没来过,昨晚到凌晨的情事让他腿还有些软,走得磕磕绊绊的,荣石专心照顾他,到后来干脆牵着许一霖走,反正这一圈人都是关系颇好的,也不介意被人看了去。 
   
  当然被起哄是难免的,不过都是善意而有分寸,许一霖虽有赧意,但也没挣开荣石的手。有两个也带上自己夫人的,见状也牵起了对方的手,鹣鲽情深的几人被其他还没成家的人看了,不由得心生羡慕。 
   
  到了目的地后,才发现孙焕早早地让人准备好了帐篷和吃食,烧烤用的架子柴火和食材也都摆好了,酒坛摞成堆,只等众人齐聚痛饮。 
   
  孙焕一路背着傅郴上山,放下后有些气喘,额头上也出了薄汗。傅郴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他擦汗,孙焕擦好后没有还给他,而是把手帕放进怀里,道洗好后再给傅郴。 
   
  傅郴不在意地说可以扔了。 
   
  孙焕只是笑了笑,便略过了这件事。 
   
  众人爬上山腰后,刚好到了该用午饭的时候,都是饥肠辘辘,不用孙焕招呼,就开始自觉地拿上食材烤肉——他们可记得自己身边现在没有伺候的人,来的这些人里谁也不是伺候谁的,自己不动手的话,那就饿着吧。 
   
  然而懂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一群人,虽说在外野炊过好些次,但都不需要他们真正动手,就有烤好的东西摆在面前,他们只需要姿势优雅地送进嘴里就行了,哪里懂得什么叫做生熟,更别提那些调料该放多少了。 
   
  因此,一开始可以说是兵荒马乱也不为过,被弄废了不能吃的食材扔了一堆,幸好孙焕早有准备,让人备了不少糕点垫肚子,否则他得被饿急眼的一群人一人一口。 
   
  孙焕作为此次聚餐的发起者,对烤肉一事也只是粗通,照样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烤了一块可以入口的肉,准备先照顾病号拿去给傅郴吃,谁知傅郴早早地就烤好了一碟子的肉,盘膝坐在竹席上悠哉悠哉地吃着,顺便围观一圈人的状况不断。 
   
  “厉害啊。”孙焕一身烟火气,一屁股坐在傅郴身边,手上端着的盘子里表皮有些发焦的一块肉,和傅郴手里的一对比,简直让他羞愧。 
   
  傅郴瞥他一眼,把盘子递过去,“吃吗?” 
   
  “吃,我俩还客气什么。”孙焕毫不犹豫,丢下自己的“成果”,把傅郴盘子里的肉往自己盘子里拨了几块。 
   
  “香!”野猪肉油水大,傅郴烤出的火候正好,看着油亮亮的肉块,入口后却丝毫不觉腻味。 
   
  傅郴没什么被夸奖后欣喜的表情,用小刀切着盘子里的肉,小块小块地往嘴里送。孙焕转过脸看他,觉得傅郴饶是在这种充斥着烟火热络气的氛围里,身上那股清冷还是没有消退半分,让他不免黯然。 
   
  傅郴没有注意到身边人注视的目光,心不在焉地几次看向荣石和许一霖,随即又被刺痛一般收回了视线,默不作声地吃着东西。 
   
  孙焕顺着他的目光往荣石和许一霖的方向看去。 
   
  荣石也不怎么会烤肉,不过他懂不能一步登天,妄想一次就把一只羊腿烤好。他用刀先把那些大块大块的肉片成小的,再放在火上烤,时刻注意着翻动和颜色的变化。 
   
  许一霖则拿上小碗放调料,他也不会做饭,粗步认得油盐酱醋,至于量多量少,只能一点点地试。 
   
  两人分工默契,在一群没有章法的人里很是显眼,其他人很快学了去,开始互相帮助。 
   
  荣石将烤好的肉切细了,沾了调料后吹了吹,送到许一霖嘴边。火光下,也许是被热的,许一霖双颊染上了绯色,张开嘴吃了。 
   
  “好吃吗?”荣石问。 
   
  “好吃。”许一霖点头道,吃完后,伸出粉舌舔了舔下唇,似乎在回味。 
   
  荣石飞快地凑过去啄了一口。 
   
  许一霖捂着嘴,水光潋滟的圆眼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什么人注意后,才瞪了荣石一眼。 
   
  荣石眼角眉梢都带着轻松的笑意。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孙焕表示……孤家寡人看了眼疼。 
   
   
   
   
   
  午饭用的时间很长,也许是自己亲手做的东西,再不好吃也别有一番滋味,众人吃饱后还有些意犹未尽。 
   
  孙焕这时候推了一面鼓出来,道这是饭后消食的活动——击鼓传花。 
   
  众人对这个都不陌生,围坐成圈,孙焕道若是花传到了某位夫人手里,可以让夫君代为展露才艺,吟诗作赋不论什么都行,包括讲个什么志异故事。 
   
  许一霖有些犯难了,他性子本就腼腆内向,在十几人面前展露才艺,他一想就头皮发麻。 
   
  荣石坐在一边自然看得出来,低声道:“放心,不是有我么。” 
   
  许一霖圆眼弯弯的一笑,不禁伸出手握住了荣石。 
   
  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荣石了。只要他在身边,就会觉得心里特别踏实。 
   
  击鼓传花的过程也没什么新意,许一霖本来都打定主意自己来了,结果运气很好地一次也没轮到。其间有个小插曲是轮到傅郴的时候,孙焕道傅郴身体不好,他来顶上,结果被傅郴婉言谢绝了。 
   
  许一霖那时候莫名就想起了孙焕说的那个规则,而后摇摇头,暗道自己想多了。 
   
   
   
   
   
  下午的时候众人就下山了,不过因为下山的路好走,傅郴没再让孙焕背着他。 
   
  回府后荣石和许一霖先沐了浴,把身上的烟火味除去。许一霖先洗,荣石洗好后回屋,发现荣意来了,正对许一霖说什么,旁边还站了几个裁缝打扮的人。 
   
  “怎么了?”荣石跨步走进房里。 
   
  “大哥?”荣意看见他进来,神色似乎有些不自在,但很快恢复了自然,起身对荣石说了来意。 
   
  别庄里今日来了荣父荣母叫来的裁缝,要给几位少爷小姐做新的春衣,荣意和荣树已经量好了,就差外出刚回的荣石和许一霖。方才荣石沐浴的时候,荣意带着裁缝来想先给许一霖量,结果不知怎么的,在量的过程中,许一霖突然脸色一变,不肯再配合了。 
   
  荣石早就注意到许一霖发沉的脸色,心里不免觉得疑问,一霖脾气向来很好,怎么…… 
   
  “一霖?”荣石走到许一霖身边,伸手搭着他的肩膀。 
   
  许一霖抬头看他,嘴角紧抿着,圆眼里带了不易察觉的脆弱,“荣石……我有点累了。” 
   
  荣石扫了一眼那几个裁缝,又看了看荣意,柔声对许一霖道:“那先休息吧。” 
   
  其中一名裁缝动了动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另一个用眼神止住了。 
   
  荣石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温言对荣意道:“今日时候不早了。” 
   
  荣意听着自家大哥的这番好声好气的温言,却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当下也不再继续说些什么,连忙带着人离开了。 
   
  一群人走后,荣石按摩般地捏了捏许一霖的肩膀,力度适中,手法得当,让许一霖紧绷的后背不由得松懈了下来。 
   
  “我不想让他们量。”许一霖抱着荣石的腰,有些疲惫地说道。 
   
  “当然不给别人碰你。”荣石语气里带着霸道,“我亲自来量。” 
   
  许一霖忍不住一笑,手臂用力,越发抱紧了他。 
   
  荣石乐得享受许一霖的亲近,双手继续给许一霖捏着肩膀。只是他看不到,许一霖搭在他腰侧的右手,袖口掩盖下的手腕内侧,被炙烫过一般的伤痕正在一点点地恢复。 
   
   
   
   
   
   
  未完待续 
   
   
  能被荣石当成朋友对待的人,只会助攻。 
   
   
  

评论-39 热度-499

评论(39)

热度(49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