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34

一个目录
  一开始,石头对许一霖是满怀感激却又深深忌惮,许一霖救了他,可许一霖是妖,凡人总是难免忌惮非我族类却又实力强悍的存在,尤其石头那时候可以说是小命完全在许一霖手中,这对于一个幼年失恃,在深宫里长大的少年来讲,戒备和忌惮已经是他下意识的反应了,不管许一霖对他多好。
  
  于是他示弱,甚至是讨好,并且将自己的身份告知给了许一霖,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有作用的,不管许一霖是不是一时兴起救了他,那么在自己有作用的前提下,许一霖反悔的几率要低得多。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桃树妖用“不经世事”来形容丝毫不为过,不仅对凡人一点了解也无,连妖界和修士界他都从来不曾涉足过,并且对外界没有一点好奇,满心都是安安分分地当一棵树。
  
  石头连吹灰之力都没用,就把许一霖“出生”后一共说了多少句话都套了出来。这个结果让他震惊之余,又免不了欣喜,他生出一个让他只要一想就忍不住心神激荡的想法:他要许一霖只是他的,只对他好。
  
  许一霖所在的山林已经被人类涉足了大半的地盘,毫无疑问,许一霖只要继续留在这片山林里,过不了多久就会另一个,或是另一群人类闯入,那么许一霖被人发现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到那时候,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一定,尤其是许一霖化成人形后的模样又惹眼。石头不是什么纯情少年,在皇宫里什么没见过,人心险恶这四个字他早早地就领悟了个透彻。他之所以面对许一霖容易脸红和结巴,是因为对方单纯如白纸,真诚如赤子,他可以收起所有的算计和心思,只做一名十二岁的半大孩子。而对其余人,他只会用最坏的一面去揣测人心。
  
  特别是在这次的事情之后——他母后留给他的侍卫里有人叛变,石头就更难相信人性好的一面,而对许一霖也更难放手。
  
  因此,不管是为了许一霖考虑,还是出于他内心的自私,石头都打算带许一霖一起离开。
  
  不过石头也看出了许一霖的缺情少欲,他太安静,太安分,当树还是做人,对他来讲完全没有区别。要想把这样的许一霖“哄”出去,石头可以说是花了十成的心思。
  
  他很聪明,知道对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妖来讲,如何描述外界的花团锦簇都一点用也没有,于是他从自己下手,他能看出许一霖喜欢和自己相处,所以他要培养许一霖的习惯——习惯自己在身边。
  
  他帮许一霖擦身,做清洁,浇水,教他认字,还帮他取了一个名字。石头发誓,他连对自己的父皇都从没这么好过。
  
  不过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在石头试探着对许一霖说自己要走了之后,许一霖头一次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不开心了,把自己变回一棵树,不理石头。
  
  许一霖能有这个反应,就已经是石头成功的曙光了。
  
  最后,许一霖在石头提出邀请他去自己家里做客的时候,连犹豫也没有就答应了。
  
  
  
  
  
  九皇子失踪了一个月,京城里的腥风血雨也刮了一个月,元后用命留下的唯一一个孩子在层层保护下失了踪迹,生死不知,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皇帝震怒非常。如果说一开始皇帝只是问责了一些直接相关人员,那么到后来,九皇子遍寻不见,生机渺茫后,皇帝就已然失了理智。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只要知道过九皇子行踪的人被挨个上刑审问,不管是真有其事还是屈打成招,被牵扯进去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到后来,妃位最高的齐贵妃被皇帝连降三级,贬成了普通宫妃。
  
  正在人人自危,风声鹤唳的时候,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九皇子突然出现在了宫门口,犹如神音降世。
  
  
  
  
  
  许一霖缩成了一根拇指大小的木条,被石头揣在怀里带回了宫。石头本来还担心他在皇宫会不会不舒服,毕竟不是都传说什么真龙之气,辟邪伏妖么。
  
  许一霖不知道有没有真龙之气,但他觉得在皇宫里待着还挺舒服的,犹如鱼儿入水,浑身畅快得很。
  
  石头听完后琢磨了半晌,道:“龙司水,你属木,水又生木,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你才觉得舒服。”
  
  许一霖恍然道:“怪不得我也觉得你身上的气息很舒服。”
  
  他还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是在表明石头有真龙之命。
  
  石头问他方才见父皇的时候,你觉得如何,你想不想亲近。
  
  许一霖摇头,很直白地对石头说:“只有你让我觉得很舒服。”
  
  单纯的许一霖并不觉得少了“的气息”这三个字,会有什么不同。
  
  石头看着面前一无所知的许一霖,目光有些幽深。
  
  
  
  
  
  许一霖被石头养在了寝殿,他对外面的人、事、物一点兴趣也没有,最喜欢的就是呆在石头给他准备花盆里,做一只小盆栽,安静地发呆。石头回屋之后,经常会给他带很多好吃的东西,许一霖虽然欲望淡薄,但也拒绝不了皇宫里翻着花样儿的美食。有,他就吃,没有,他也不求。
  
  石头很喜欢许一霖这样,他的生命里只有自己就够了。
  
  许一霖觉得皇宫的生活和之前没什么两样,睡觉发呆一样不少,而且有石头在的话,他更喜欢待在皇宫里。
  
  不过比较烦恼的是,长大一些的石头总喜欢挠他痒痒,还总让他变成人形去床上睡。许一霖一开始还觉得无所谓,但架不住好多次都被石头抱着蹭醒,就像之前在山林里被那些走兽蹭醒一般,不过那些走兽都是在某一时间段,石头是一年所有时间段都有。
  
  许一霖想起那些走兽蹭了之后做的事,蓦地了悟了,正好他也想知道那两只上下交叠的兽在做什么,就开口问了石头。
  
  知道来龙去脉的石头很生气,不仅咬了他的耳朵,还咬了他身上很多地方,虽然不疼,但许一霖还是委屈,不告诉他就算了,做什么要咬他。
  
  除了委屈,许一霖还觉得有些舒服,是不同于吃到好吃的东西的那种舒服。
  
  如此懵懵懂懂的许一霖,被石头拆吃入腹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至此,几乎每天睡觉前,许一霖都要被石头按在床上这样那样一番。过程很舒服,但很多次醒来他都腰酸背痛,许一霖好不纠结,到底该不该让石头做那事。
  
  这个问题不是当初鸟儿在他树冠上做窝,许一霖可以毫不犹豫地让它们“安静”。石头不是鸟儿,他想让石头开心,所以许一霖纠结了。
  
  思来想去,许一霖还是决定顺着石头,不过是多了每日用灵力给自己运转周身一个环节罢了。他喜欢发呆和睡觉,可为了石头做“多余”的事情,他不会拒绝。
  
  石头做那事总会对他说“爱”和“喜欢”,许一霖也依样画葫芦,对他说“爱”和“喜欢”的时候,石头就会特别好说话,许一霖让他轻点的时候他也会听,所以许一霖就经常说。
  
  石头很喜欢抱着他,或者是趴在他身上,什么也不想做,调笑着说许一霖真是个妖精。许一霖一本正经地回答说自己本来就是妖,石头就会乐不可支。
  
  许一霖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笑的。
  
  两人蜜里调油地过了两三年,直到石头十六岁,要出宫建府了,他的父皇找来许多画像,说是准备给他选王妃。
  
  石头没有拒绝,他很清楚许一霖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妻,他没必要为了这件事去违抗自己的父皇。
  
  石头将这件事如实告诉了许一霖,他不想让许一霖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那样的话许一霖会很受打击。石头连声保证自己不会碰别人,只会有许一霖一人。
  
  许一霖听完后很无所谓地表示知道了。
  
  石头炸了。他以为许一霖再怎么性子平和,对自己的爱人要娶别人的消息也不可能淡然处之,他已经准备好了被许一霖冷落,想好了自己要怎样哄许一霖高兴。
  
  但怎么也没想到,许一霖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不可抑制地想,许一霖根本不爱他。石头回想起往日两人相处时候的种种场景,惊心地发现,许一霖哪里像是“爱”了他。
  
  无所谓,分明他是什么都无所谓,不管是被自己带出山林,还是被自己拉上床,许一霖可以说是“逆来顺受”。或者说,只是那天闯进山林的人恰好是他罢了,换了别人,许一霖照样会如此,会跟着他离开,会和他做尽所有亲密的事。
  
  石头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怒不可遏,当场拂袖而去。
  
  许一霖不明白,石头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好几天石头都没回来,许一霖就一直当一棵树,只是发呆的时间多了,睡觉的时间少了,他总是盯着殿门口,好像在等待什么。
  
  石头再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酒气,他斥退上前服侍的人,清空了寝殿,踩着凌乱的步子走到许一霖面前,盯着小盆栽仔细看,眼里有血丝。
  
  他问许一霖,你有没有心。
  
  许一霖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
  
  
  
  
  
  
  未完待续
 
  
  
  

评论-47 热度-523

评论(47)

热度(52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